污冬面

冬兵中心,BL/BG杂食,all冬

AO3ID:flymetothemoon16,过于下限的文会放在那边

【授翻/盾冬】计算错误(7.2)

(1.1) (1.2) (1.3) (2.1) (2.2) (3.1) (3.2) (3.3) (4.1) (4.2) (5.1) (5.2) (5.3) (5.4) (6.1) (6.2) (7.1)


“嗯,其实是史蒂夫罗杰斯哦。”巴基说,带着甜蜜的微笑看了一眼身后的人,“只是为了好玩穿着美国队长的衣服。”他回头看向山姆。“我们可能遇到了一点小麻烦。”

山姆皱起眉头,看着巴基额头上的伤口。“你们最好先进来。”他说着,将巴基和史蒂夫领进屋子,关上门。“你愿意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吗?”

“有人打了我的头,”巴基随口说,“因为有人决定告诉全世界我还活着。”

“我不会为此道歉的,”史蒂夫固执地说。“如果我不这么做的话,你现在还打算自己解决一切问题。”

巴基耸耸肩,“老实说,比起让他们来抓我,我更喜欢之前的方法。”他说,回头看向山姆。“但你应该知道,窝藏我们的风险不小。”

“我两周前就把本季《黑名单》的最后一集看完了,正缺点刺激的呢。”山姆向他保证道。他盯着巴基,“所以我想你已经记起来一些东西了?”

“如果你要说‘我早告诉过你’的话——”巴基叹了口气。

“我不会这么说的,”山姆说,笑容在他脸上闪耀起来,“但我确实告诉过你了,对吧?”

“好吧,没错,你告诉过我了。”巴基说,带着微笑看了史蒂夫一眼,“当然,事情也不会有什么变化,只是现在问题变得更加复杂了——我没了假身份,没法再给他们制造什么惊喜,美国队长自从1923年以来就一直在给我们制造麻烦,而且就我看来他现在也没什么长进。”

“你真的希望我相信,美国队长才是你们两人中的麻烦制造者?”山姆怀疑地问。“他可是美国队长啊。”

巴基难以置信地转向史蒂夫,“为什么每个人似乎都认为你是一个圣人?”

“嗯——”史蒂夫稍稍脸红了一下。

“你以前在背街小巷里赤手空拳的和人开战,就因为有些人在电影院里讲话太大声!当巴尼迈耶斯把我眼眶揍青的时候,你威胁他会字面意义上的在他睡觉时杀了他!”巴基干巴巴地说,然后回头看向山姆。“他刚刚从四十层楼上跳下来!”

“你可闭嘴吧!”史蒂夫抗议道,“我跳楼是因为你先跳下去了!”

“喔噢,”山姆打量着史蒂夫,“我刚正想起我妈妈问我如果我的朋友从桥上跳下去,我会不会跟着。我总是说我他妈才不会,但你确实这样做了。”

“那不是一座桥。”史蒂夫愤愤地说,“那是一栋楼。而且他刚刚还让我们挨了炸!”

“我不知道这感觉是好像突然闯进一间超级士兵驿站,还是进了一个托儿所。”山姆说,双臂交叉在胸前,不以为然地看着他们。

巴基只是对他抛出一个假笑,显而易见的恶作剧,而史蒂夫给了他一个有点害羞的笑容,山姆怀疑其中的意味是一样的。他叹口气,拿起他的医药箱。“你,”他说,指着巴基,“坐下,让我看看你的头。”

巴基在厨房吧台旁边的高脚凳上坐下来,山姆盯着他俩,他们用一种似乎很是奇怪的步调在同步移动。史蒂夫本能地伸出手来拨开了掉到巴基伤口上的头发,将它们撩起。

“以你的自愈速度,我看不出有什么缝针的必要。”山姆告诉他,“不过我有一些蝶形绷带,可以将伤口包起来。”他从医药箱里拿出绷带,将五条绷带均匀地铺在深深的伤口上。“这样就好了,你想告诉我你是怎么受伤的吗?”

“我确实让我们挨炸了。”巴基承认。“不过那是有原因的。”

史蒂夫将手从巴基头上放下来,让头发落下去,遮住绷带,轻轻地哼了一声。他并没有对巴基的疯狂之举太过抱怨,主要是因为那时候这个人并不完全是巴基——但他怀疑现在这个巴基是否也会做出完全一样的事情,只除了他会先将史蒂夫安置在某个安全的地方。

他看向山姆,后者似乎在处理巴基的伤势时毫不费力。史蒂夫以前每次让巴基同意他帮忙处理伤口时都得据理力争。“巴基说你受过医护训练。”史蒂夫好奇地说。

“是吗?”山姆抬起一边眉毛,看着巴基,“我可从来没说过。”

“用不着说。”巴基说,看向他。“野战军医?”

“空降援救。”山姆纠正道。

史蒂夫站直了身体。“我听说过关于空降救援人员的伟大事迹。”他说,压抑住本能想要鸣枪敬礼的冲动。“感谢您的服务。”

“呃,那个,已经过去一段时间了。”山姆说。“我已经退役了。”

巴基的指节敲打着藏在他口袋里的U盘,他不想向热情好客的主人再要求什么,但确实急于检查那些他设法拷出来的文件。“我有点不好意思问,因为上次我向你借的东西遗失在一场爆炸中了,”巴基说,想起了他丢在基地里的帽子,“但你能借我用用电脑吗?”

“可以,不过比起帽子我更需要我的电脑,”山姆说,眯起眼睛。“所以不要把它也给炸了。”他消失在走廊里,回来的时候拿着两套衣服,和一台小巧的银色苹果本。“我以为你们会想要洗个澡?”他提议道。

“等我们搞定这件事之后,一定会赔偿你的损失。”史蒂夫正式承诺道。

“喂,伙计,我可不是为了这个才帮助你们的。”山姆说。“不过我现在要去试着睡一觉了,巴基对这里很熟悉,我相信他上次来的时候就已经把房子的地图记在脑子里了。”

“真是抱歉啊。”巴基坦然承认,他伸手接过了山姆的笔记本电脑。

他打开笔记本电脑,禁用了WiFi,以防有什么内置命令或是病毒侵入那些文件。他想确保文件不会真的泄露出去。他可以阻止这样的操作,不过小心谨慎总是没错的,只要无法发送信号,就能隔绝信息泄露。

“浴室在走廊右边的第二扇门。”巴基告诉史蒂夫,他开始尽可能地检验这台电脑,在将U盘插进去之前他要证实它能隔离于九头蛇的渗透之外。“你该去洗个澡,脱掉那身制服,我觉得这身衣服都快成精了。”

当他意识到史蒂夫一动不动的时候巴基抬起了头,发现那个男人正焦虑地注视着他。“我哪里都不会去的,史蒂夫。”他向他保证。

“好吧。”史蒂夫轻声同意了,然后消失在走廊里。

巴基从口袋里掏出U盘,插进电脑。他拷贝下来的文件里面似乎没有带着任何恶意程序,但也经过了重重加密。他唯一能得到的信息来自文件名,其中有一些很是诱人:人员名单、洞察计划,以及,冬日战士们。

最后一个文件名上的复数形式很有点让人在意,但他现在还无法从中获取任何信息。他没有接受过这种程度的密码破解训练,至少不适用于本世纪的技术水平,他怀疑这些文件并不会给他第二次尝试的机会。

“发现什么了吗?”史蒂夫问道,他一屁股坐在巴基身边的高脚凳上,头发湿漉漉的,身上的T恤看上去至少小了两个码。巴基扫了他一眼,仍然不太习惯看见他这副模样。那场爆炸之后涌入他脑海里的记忆大部分是从战争前开始的,一生的长度,和前线的短短几年。他还在努力理解这一切之中。

“运气不好,”巴基说,快速地转开了眼,“我没法自己解密这些文件,这超出我的能力范围了。”

“我们可以和托尼联系。”史蒂夫小心翼翼地提议道。

巴基摇摇头。“即使斯塔克也要花几个月来解密,在最好的情况下。”他说。“我们需要密钥。”

“你有计划了吗?”史蒂夫谨慎地问。

“是的。”巴基说。“亚历山大·皮尔斯。”

史蒂夫看上去一脸无奈,但他还是点了点头。“我们明天早上再谈这事,好吗?”他说。“你的伤口还在康复期间,你需要休息。”

“我没事。”巴基说。

“没事才怪。”史蒂夫不耐烦地说。

“好吧,我已经很烦被别人告知我是怎样怎样了。”巴基吼了起来。

史蒂夫脸色苍白,眼睛惊恐地睁大了。“巴基,我不是——”

“没关系。”他说,闭上眼睛,垂下了头。“对不起,没事的。我们没事。我没事。真的。”

“刚才一分钟里面你说了五次没事,”史蒂夫轻声说,“根据我的经验,这意味着事实上你可能有事。”

“用你试图说服别人你没事的经验吗?”巴基问,比他以为的更刻薄一点。

“大多数情况下是这样。”史蒂夫不好意思地承认。

巴基惊讶地笑了起来,他抬头看着史蒂夫,好像不敢相信他真的坐在那里。“天,我可真想你。”他说。“很多时候我并不知道我想念的人是你,但我一直都在想你。”

“过去这个世界的一切都不对劲,”史蒂夫说,重重地吞咽着,“我一直——我一直试图不去想你的事,我一直试图假装成真的已经过去七十年了,你已经死了很久了。但对我来说这一切都还没过去多久,我觉得我的身体像被撕成了两半,只有半个我在这里醒来。”

“史蒂夫。”巴基的声音摇摇欲坠,他看过关于美国队长的自杀性任务的档案,但当时他并不了解前因后果。那仅仅是一个抽象的战争英雄的符号,试图牺牲自己的生命去拯救世界。但现在他明白了一切,每当想到这个,恐慌就在他的胸口盲目地堆积起来。

他伸出一只手,放在史蒂夫的肩上。“我知道这有点迟了,”他说,“但现在,我就在这里。”

史蒂夫冲向前,将他拉入怀中。巴基并没有为他的亲密接触而感到惊讶,一些根深蒂固的印象自动地在他脑海里浮现出来,包括史蒂夫和他的亲密无间。“你也应该去洗个澡。”过了一会,史蒂夫终于说。他将一些东西从巴基肩上擦掉。“你身上还到处都是血和建筑物的灰尘。”

巴基翻了个白眼,从他怀里滑出来。“好的,我听明白了。”他说。

“你自己洗澡没问题吗?”史蒂夫担心地问,看了一眼他头上的伤口。

“你真的要跟我再来一次‘我没事’的对话吗?”巴基干巴巴地说,史蒂夫举手投降了。“空余的卧室,左边的第一扇门进去。”他告诉史蒂夫,拿起山姆给他们的衣服,走了出去。

他飞快地洗完澡,换上了干净衣服,走进备用房间。史蒂夫已经在里面了,皱着眉头盯着那张小床。巴基走进来的时候,他在意地看了他一眼。

“你想要我睡地上吗?”史蒂夫问。

巴基只是翻个白眼。“我以前不都是睡在你身上的吗?战争期间,在营地里的时候,你就像我的私人暖气一样。”他说。“而且在那以前我们就一起睡过多少次了?”

“我知道,但是——”史蒂夫的声音小了下去。“床太小了,而且我现在变大了。”

“你不介意的话那我也不介意。”过了一会,巴基说。“但如果你想睡在地板上的话,那我也是。”

史蒂夫没精打采地瞪了他一眼。“为什么你这么固执呢?”他问。“就这一次,你就不能让我来照顾你吗?”

“不。”巴基简单地告诉他。“我们要睡床,还是睡地板?”

史蒂夫叹了口气,爬上床,巴基倒在他身边。他们静静地躺了一会,两个人都睡得笔直,没有碰到对方。然后,巴基转过头来,伸出手,小心翼翼地用他右手的手指缠住了史蒂夫的左手。

“我的情况可能不太好。”停顿了一下之后,巴基承认道。

“会好的。”史蒂夫向他保证,然后他轻轻地握紧了他的手。

直到巴基的呼吸平稳下来之后的好一会,史蒂夫还醒着,躺在那里,有一点担心自己的能力是否足以支撑这个承诺。

评论(31)

热度(4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