污冬面

冬兵中心,BL/BG杂食,all冬

AO3ID:flymetothemoon16,过于下限的文会放在那边

【授翻/盾冬】计算错误(6.2)

(1.1) (1.2) (1.3) (2.1) (2.2) (3.1) (3.2) (3.3) (4.1) (4.2) (5.1) (5.2) (5.3) (5.4) (6.1)


* * * * *

接下来的旅途陷入令人舒适的沉默之中,史蒂夫感觉到了,巴基面对着那些他不知道该怎么回答的问题,感觉并不是很好。于是他将问题留给了自己,没有再追问更多关于目的地的细节。

因此当巴基将甲壳虫随随便便地停在一大片老旧的铁丝网外面时,他有点猝不及防。

“这里是里海训练营。”史蒂夫低声说。

“对啊,你知道这里?”巴基问。

“这是我接受训练的地方。”史蒂夫说。

“卡特。”巴基说,他轻轻笑了起来。“谁还知道她的柔情一面呢?关于她的事肯定没人记得了吧。”

“什么?”史蒂夫问,他皱着眉回头看向巴基,脱下了外套,在离开车子的时候将它留在副驾驶座上。

“这里是神盾局的原运营基地。”巴基解释道,轻巧地从车里钻出来。“你不会认为这只是个巧合吧?”

“不。”史蒂夫明白了他的意思,“但是,巴基,这里看上去已经被废弃了。”

“输掉战争,没了红骷髅之后,九头蛇就不再让自己闪闪发亮来吸引火力了。”巴基说着,从车上拿出他的背包。“不管他变成了什么玩意,佐拉总是很聪明。他让九头蛇转入地下,效果非常好。”

史蒂夫还在努力接受九头蛇渗透了神盾局这件事情,但巴基似乎已经将其当作既定事实了。他们走向铁丝网的时候巴基小心谨慎地观察着周围,然后拉开背包,粗暴地扯掉了里面的一块补丁。从中露出一个小小的U盘,巴基看了他一眼,注意到了他惊讶的模样。

“我猜你们没有搜到这玩意,嗯?”他笑着问道。

史蒂夫做了个鬼脸,他想告诉他,他们并没有真正搜过他的包。但这不完全是事实,他们根本没有想到过里面可能隐藏着什么东西。他们低估了他,而史蒂夫,在这些人当中,应当是最了解他的一个。“巴克——”

“没关系,史蒂夫。”巴基说。“你们没找着最好,不管怎么说,我需要它。”

“你不是……那个……打算把佐拉放进去吧?”史蒂夫皱着眉头问道。

巴基对他眨了眨眼,然后爆发出一阵大笑。史蒂夫知道这是他蠢问题的代价,但他并不在意。他已经有很多年没听到这样的笑声了——四年,或者,用另一种计算方法,七十年。这比他记忆中的笑声更加鲜明,巴基的笑容一直很有感染力,在战争年代,在它消失之后,越发显得弥足珍贵。

“我猜答案是‘否’?”史蒂夫说,微笑起来。

“是的,答案是‘否’。”巴基同意道,他将背包的剩余部分拉过头和右臂,斜背在身上。“即使我想这样做,操,史蒂夫,他也塞不进去的。这个U盘只能装一个G,所以我需要,嗯,再背几千个U盘来,才能装个头。”

巴基紧了紧背包带子,直到它被牢牢固定住,史蒂夫怀疑他分毫不打算让背包离开他的视线。但让史蒂夫吃惊的是,他将步枪留在了车里。

巴基注意到他的目光,耸了耸肩。“这不是一个好用的近距离武器,而且我也不觉得会有人在这里。”

“如果这是佐拉所在的地方,难道没有什么安全措施吗?”史蒂夫皱眉。

“防御系统是全自动的。”巴基解释道,他走向大门,轻松地用金属手将挂锁掰成两块,然后拉开。“甚至很少有人清楚地知道这个地方的存在,因此把这里的守卫留在工资单上反而是个麻烦。”

史蒂夫皱着眉跟在他后面,头脑中依然忧心忡忡。“那你是怎么知道的呢?”他轻声问。

“他喜欢看到我。”巴基说,他的声音变得僵硬起来。“我是他的杰作。他每隔几年会让人把我带进来一次,问我问题。他想知道我是否还记得他,是否还记得你。”

“你是怎么告诉他的?”史蒂夫问。

“我告诉他我不记得。”巴基平平地说。“因为我不记得了。”

而他永远也不明白为什么这总是会让佐拉发笑。

“来吧。”巴基说,往后扫了一眼,确认史蒂夫跟在他身边。佐拉可能已经知道我们进来了,我们走。“”

他带着史蒂夫进了一座被放错地方的武器库,然后径直走到一堵假墙面前。史蒂夫敬佩地看着他凭着记忆敲下一串密码,带着他们进了电梯。“你的计划到底是什么?”当他们开始下降时,史蒂夫问。

“佐拉会告诉我们神盾局内潜伏着的九头蛇特工的名单。”巴基解释道,“在我们切断它的头之前,我们首先要知道那些人是谁。而我的大部分情报已经过时二十几年了。”

“你真的认为他会告诉你吗?”史蒂夫问。

“没办法,我一直是他的最爱。”巴基说,他的声音很小心,毫无感情波动。“但我不是靠这个来获得信息的。他是一台电脑,是电脑,就能被黑掉。”

史蒂夫奇怪地盯着他。“你是怎么……我是说,你怎么知道要如何黑掉一台电脑?”

巴基不舒服地调整了一下背包带。“不是很频繁,但有时候我会被用于间谍活动。”他解释道。“他们在他们的系统上对我进行训练。最新的技术有点超出我的能力范围了,但这套系统是来自七十年代的技术,佐拉说过,升级可能导致他无法承受的退化。所以如果这套系统没有变化的话,没什么我不能搞定的。”

电梯门打开了,他们面前是一个大而黑暗的房间。史蒂夫压抑住了将巴基保护在他身后的冲动,另一个人走到他前面,他紧随其后,抓住了他的盾牌,做好准备。

巴基走过房间的中心,就像跟随着某个人的脚步一样,灯光开始在他们周围闪烁起来,一台巨大的电脑显示屏就在他们的正前方,巴基接近了它,拿出U盘,然后将它插进键盘旁边的中枢里。

然后他开始在键盘上敲击命令,金属和血肉之躯的手指,同样灵巧地在键盘上移动着,精准得几乎令人毛骨悚然。他无意识地微微抬高左手,比右手稍微高一点,这样那些较为笨重的手指可以更轻巧地接触键盘。

然后屏幕亮了起来:启动系统。

巴基快速地键入了:是。

“巴恩斯中士。”佐拉几乎立即就向他发出欢迎声,他机械的声音被自豪和喜爱之情所扭曲,让巴基起了一身鸡皮疙瘩。他不知道他们是如何用这些过时的处理器让他精准地发出如此抑扬顿挫的声音的。“我最伟大的杰作。”

他抛掉那些不舒服的感觉,无视了佐拉,继续在键盘上工作。他只劫持了一台显示器,让佐拉可以在其他显示器上继续他的表演。这意味着他花了一点时间才意识到事情不对劲。

“你在干什么?”佐拉问,他的声音里呈现出一种奇怪的犹豫不决。

“你一直在我的脑海里。”巴基平静地告诉他。“那么现在我也要进入你的脑海,这才公平。”

“立刻停止,士兵。”佐拉命令道。

巴基流畅地解开一串密码,这不是一台普通的电脑,它的文件都被分割和保护起来,一个疯狂的天才大脑被编制和分区,散布在不计其数的硬盘上。但他也必须能够获取新的信息,收集数据,分析正在发生的事件,因此一定有一个共享的驱动器,埋藏在这套计算机化的思维运行方式之下。

巴基甚至没花多长时间就找到了它。

“史蒂文罗杰斯,伟大的美国队长。”佐拉说,换了另一条路线。“看见你在这里我很惊讶,你和你的敌人在一起。他不是你应当信任的人,又或者你还不知道我的士兵做过什么?”

“我知道他做过什么。”史蒂夫说,毫无波动。“我也知道你做过什么。”

“我?”佐拉问。“我一直在建设和平,队长。我已经将有序的组织带到了这个混乱的世界。我的士兵在其中出力良多。他如此完美地服从了命令。”

“是吗?”巴基喃喃道,“再次命令我停下来啊,看看会发生什么。”

他发现了一个文件,他相信这是目前活跃的九头蛇特工的名单。这很好,但这个文件被重度加密过了,这就很糟糕了。这不是他自己能处理的问题,他不确定是否有人可以在没有密钥的情况下解开它,也许它已经被设定为一旦遭到篡改就自毁。

这意味着他必须弄清楚谁手上有密钥,这也意味着他得切换到相当危险的B方案了。他想要叫史蒂夫一个人离开,但很快就将这个想法抛到了一边。史蒂夫永远不会这样做的,他不能浪费时间在争论上。

他改为将整个文件拷进他的U盘里,然后转向下一组数据。

“你一直是个聪明的男孩。”佐拉说。“有时候我会想,是不是出于傲慢,我才选择了你。我相信我可以塑造你,尽管有那么多破碎的士兵、不会反抗得如此剧烈的士兵可以供我挑选——但我想,这也许正是你成为我唯一一个幸存下来的实验品的原因。那样的战斗精神,那样一把双刃剑……”

巴基感觉到史蒂夫在他身后僵住了,他的拳头紧握着,随时准备战斗,他忍住了自己的吐槽,他知道已经没多少时间了。

“你还记得我们在一起的时光吗,我的士兵?”佐拉继续说。“你还记得我们每次见面吗?你痛苦的模样总是如此精妙绝伦,我最完美的士兵。将其他人都打破的境遇也只不过能让你屈服。”

他身旁的史蒂夫上前一步,一拳揍在主显示器上,打碎了屏幕。佐拉乱码一样的影像消失了,巴基抬起一边眉毛。

“你认真的?”他恼怒地问道,转回到他自己面对着的显示屏。“那又不能伤到他。”

“这让我感觉好点了。”史蒂夫任性地说。

“瞧你这脾气。”佐拉责备道。“红骷髅这么想要你呢,但我一直都知道我们的目标应该是巴恩斯中士。他没那么容易被卷入争斗,适应性更强。而你只是一个纪念品罢了,队长。你是——”

“我可以关掉你的音频,但不值得我这样做。”巴基面无表情地打断了他,仍然在继续敲着密码,整理文件并拷贝到他的U盘里面。“你这套已经没用了。干得不错哦,伴随着恶棍的独白,更能找到工作的重点。”

“什么?”史蒂夫问,疑惑地看着他。“什么没用了?”

“他想分散我的注意力,他在拖延时间。”巴基说,他的声音奇怪地平静。“他以为我不知道他发出了一个信号,要求对我们的位置实施空中打击。”

史蒂夫顿时站直了,警惕起来。“向谁发出信号?”

“神盾局。”巴基平静地回答。

“是的,他们已经来了。如果你现在逃跑的话,他们不会伤害你的,我的士兵。”佐拉说。“他们会带你回家的,你离开家已经很久了。”

“你以为你赢得了这一局,但我希望你发出这个信号。”巴基说,朝摄像头扫了一眼。“我想知道谁是有权限知道你存在的人,谁是和你直接联系的人,现在我知道了。”

屏幕闪烁着,陷入了一阵奇怪的沉默。“不,你——”

“史蒂夫和我都能在一场小小的爆炸中生存下来,但你肯定是不行的。”巴基说。“你问过我,是否还记得你。没错,我记得。一开始,你最经常对我说的话是什么呢?你只会伤害你自己而已。”

“巴恩斯中士,”佐拉静静地说,他的声音轻微地振动起来,情绪引发了音质的急剧变化。“中士,求求你,还有时间——”

“巴克,我们得走了!”史蒂夫大叫道。凭借他过人的听力已经可以分辨出昆式机急速接近时沉默的响声。

巴基没有看他,还在传输最后一个文件。“快搞定了。”他说,“只剩一个——”

“没时间了!”史蒂夫咆哮道,他伸出手抓住巴基的腰,一个旋转将他推向地面的格栅,在史蒂夫抓着他飞扑过半个房间之前,巴基只来得及伸手拔出他的U盘。

史蒂夫撕开一块格栅,从地面上将它拉起,把巴基推下去,然后将盾举在头顶上保护两人。巴基抬起左臂保护着他们身体的另一边。

然后整座建筑物都往他们身上倒塌下来。

史蒂夫紧紧抱住巴基,尽可能多地遮挡住他,当四周的震动终于停下来的时候他才吐出一口气。“你说我鲁莽吗?”他抱怨道。

没有回应,他感觉到心脏漏跳了一拍。他转过去检查巴基,他的头垂在史蒂夫的肩上,头发和半边脸上都满是血迹。“巴基?”他颤抖着声音问,扔下了盾牌,伸手抓住巴基的脸。

巴基呻吟着,但没有睁开眼睛。史蒂夫强迫自己深吸了一口气。巴基的治愈能力和他一样强,如果是史蒂夫头上受了这样的伤的话,他可以在不到半天的时间内完全愈合。他没有时间在这里从头到脚检查他的状况,特战队毫无疑问马上就会来清理现场了。

他将盾牌放回背上,伸手将巴基抱在臂弯里,从坠落的建筑物残骸上爬上去,一直到达地面。他回望了一眼爆炸在里海训练营留下的大坑,然后穿过铁丝网,小心翼翼地将巴基放在甲壳虫的另一边。这不是最好的保护措施,但至少能在他去对付特战队的时候为巴基提供一些掩护。

“史蒂夫?”巴基呻吟着,当史蒂夫开始往回走的时候,他抓住了史蒂夫的手腕。

“呆在这里。”史蒂夫告诉他,“我马上就回来。”

史蒂夫小心地拉开他的手,绕过甲壳虫,将他的盾从背上拿起来,他能看到昆式机着陆在断壁残垣的另一边,透过一阵模糊的烟雾与火光,他看到四个人,都带着面具,背着步枪,分头向不同的方向走去。

对他来说最好的选择是等四个人分开,他可以一个接一个安静地解决掉他们,但他不会冒险丢失他们中任何一个人的踪迹,让他们有可能发现巴基。他必须快速行动。他以前又不是没有一次对付过这么多人。

他抓起盾牌开始前进,但甚至在他引起敌人注意之前,就传来了一声小小的带着消音器的枪声。昆式机左边的两个人一个接一个飞快地倒下去,飞机前窗上出现一道裂纹,接着飞行员也一头栽倒下去,另一边的两个人倒在一起,一颗子弹从一个人身上穿入,另一个人身上穿出。

史蒂夫重重地吞了一口口水,转过身去,巴基趴在甲壳虫的车顶上,步枪稳稳地架在他面前,他的目光穿过瞄准镜。

他刚刚用四颗子弹解决了一个五人队,头还疼得厉害。

这有点像是过去,巴基在战场上的时候。那时候,有很多人将巴基与美国队长进行比较,发现他经常缺席。只有史蒂夫和咆哮突击队知道巴基可能是他们中间最危险的人,他可以在九头蛇发现他之前,干掉他们一整个小队的人。

史蒂夫看到巴基跌跌撞撞地从车顶上滑下来,他强迫自己从回忆中清醒过来,冲过去,当巴基倒向一边的时候伸手抓住了他的肩膀。史蒂夫皱着眉头,抱住他,让他靠在车上。

“我干掉他们了吗?”巴基问,他的声音有些模糊。

“是的,你搞定了。”史蒂夫向他保证,他将他的头发拢起来,皱起眉看着他额头上深深的伤口。出血已经不是很严重了,但即使以他的治愈能力,这么深的伤口看上去也需要缝合,才能保证完全的愈合。他检查了巴基的瞳孔,发现另一个人似乎无法聚焦在他身上时很是不满。“你怎么能在脑震荡的情况下打出那样的射击?”

“我没事。”巴基嘟哝着,但他的眼睛没有焦点,呼吸紊乱。史蒂夫花了一点时间才听清楚他的话,他的声音似乎正陷入恐慌之中。“我——”巴基开口,但却似乎无法成句。

“巴基,巴基,拜托,你吓到我了。”史蒂夫说,“求求你说点什么。”

“我刚刚想起来了。”巴基说,他的声音动人心魄。“不只是闪回,那是——”

“什么?”史蒂夫担心地问。

这一次,换成巴基注视着他,就好像他是一个鬼魂。“你妈妈的名字是莎拉。”他低声说,犹豫着伸出手,指尖划过史蒂夫的脸颊。“你以前在鞋子里垫报纸。”

史蒂夫的呼吸梗在了他的喉咙里,他轻轻地低下头,额头碰到了巴基的前额,小心翼翼,不去碰到伤口。“巴基。”

“我记得,”巴基气喘吁吁地说,“我记得你。”

评论(19)

热度(3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