污冬面

冬兵中心,BL/BG杂食,all冬

AO3ID:flymetothemoon16,过于下限的文会放在那边

【授翻/盾冬】计算错误(6.1)

(1.1) (1.2) (1.3) (2.1) (2.2) (3.1) (3.2) (3.3) (4.1) (4.2) (5.1) (5.2) (5.3) (5.4)


6、电脑

巴基将步枪塞进他的背包里,枪口藏在金属的胳膊肘下面,但他们还是吸引到了大量的目光。视野范围之内还没有人拿出手机开拍,但已经有不少回头率了。

他带着史蒂夫回到那辆甲壳虫停放的地方,这辆破车还没被人开走,他并不是很惊讶。他闪身到驾驶座的车门边,打开门,迅速地弯腰往里面看了一眼,钥匙还插在那里。

史蒂夫站在车子的另一边。“这是你的车?”他怀疑地问。

“算是吧。”巴基说,然后隔着窗户瞄了他一眼。“你打算在大家开始找你要签名之前上车吗?”

史蒂夫拿着他的盾,将涂着星星的那一面藏在胸前,即使如此他差不多也还是一个秘密特工之耻。不知道为什么,巴基觉得这种感觉很熟悉,并不是什么新发现。

他坐进驾驶座里,史蒂夫坐在他的旁边,将盾牌放在后座上。人行道上一半的人都好奇地停了下来,回头看着他们,史蒂夫皱起眉头。“巴基。”他紧张地说。

“嗯,我知道。”巴基说,抓紧每一秒时间逃离现场,开上公路。“我们应该到下一个城市去换车,但现在我不觉得我们有这个时间。如果我们想要抢先到达的话,现在就得抓紧了。九头蛇不蠢,别以为我们领先他们多少了。”

“我们去哪里?”史蒂夫皱着眉问。

“新泽西州的一个小基地。”他说。“据说是由神盾局接手了,但实际上,是九头蛇。那里是佐拉的运行基地,我不太确定他是不是还在那里,但是……”巴基的声音低了下去。“他肯定是不太容易挪地方的。”

“我还是不太明白。”史蒂夫说。“我的意思是,我知道大家以为我们都死了,但佐拉是怎么活到现在的?他在他自己身上做实验了吗?”

巴基哼了一声。“没错,可以这么说。”他同意道。与此同时他们开上了高速公路。“他死了,然后将自己下载到了一台超级电脑当中,在那之后九头蛇就把他当魔法球用了。”

“他是……一台电脑。”史蒂夫蹙着眉说,然后发出了一声无奈的叹息。“我觉得我没法习惯未来了。”

“我不知道你记忆里的过去是怎样的,但和我记得的过去应该没什么不同吧。”巴基说。“纳粹在二战期间就有分解射线枪了,再看看你身上发生的事情。”他伸出左手,握了一下拳。“还有这个,自从……自从我醒来就有这玩意了,第一次醒来,那是几十年前的事了。”

史蒂夫沉默了一会,小心翼翼地看着他。“你想起来多少?”

“有一些闪回。”巴基承认,微微皱起眉,将目光转向道路,以此逃避史蒂夫的眼睛。“基本上,首先想起来的都是最近的事情。我不知道你对我在九头蛇期间的事情了解多少,但我没有……这些年来我没做什么好事。”

“我看了,”史蒂夫说。“那本手册。我是说,那都不是你的错,你知道吧?他们对你做的事情——”他戛然而止,忍住一丝抽泣,尽管他的表情完全没法掩盖他的痛苦。“那不是你。”

“你什么时候学会的俄语?”巴基好奇地问,终于看了他一眼。

史蒂夫目瞪口呆地看着他。“你的重点就是这个吗?”他问,郁闷地摇了摇头。“你比你所意识到的更像你自己。”

“只是很难想象你一句一句用谷歌翻译把它们翻出来。”巴基耸耸肩。

“谷歌,什么?”史蒂夫皱眉。“没有,我是说,有人给我读过上面的内容,我的一个朋友。”

巴基抓紧了方向盘,用力到几乎要把它捏碎。“娜塔莉亚罗曼诺娃,”他明白了,哼了一声。“你让黑寡妇给你读这本书?天,史蒂夫,你知道里面写着什么吗?我以为你和斯塔克知道就已经够糟糕的了。”

“娜塔莉亚?”史蒂夫重复一遍。“你是说娜塔莎?你认识娜塔莎吗?”

“我知道这个人。”巴基纠正他。“显然我们并没有活跃于同一时间段过,但在我被冻着的时间里,她很是闯出了些名声。更不用说她在外星人入侵时和你们并肩作战所闹出的动静了。”

“没错,但全世界都只知道她是娜塔莎罗曼诺夫。”史蒂夫指出。

“我可能下线了一段时间,但我还是有我的消息来源。足以让我知道她是一名暗杀者,最好的暗杀者之一。”巴基说。“我的意思是,别误会,我也是一名暗杀者,所以我没有立场来评判她,但我也知道,对于她,除了信任之外还有更多的东西。”

“我信任她。”史蒂夫坚定地说。“她在帮助我,托尼也是。他们是我的朋友。哪怕只有一秒钟,我认为他们可能会伤害到你,我都不会让他们参与到这件事中来。但他们没有。如果我——”

“不。”巴基打断了他。“你想要坚持这一点的话,那好,我相信你。”他屈服了。“换句话说,没法不相信你。所以你要怎样都好,但我是不会和他们一起工作的。”

他看了一眼史蒂夫,等待他的同意。当他看到史蒂夫手上摆弄着的黑色小手机时皱起了眉头。“你还拿着手机?”他难以置信地问。“你把它塞在制服里面的哪儿了?你知道的,算了,别管它了。”他伸出手抓过手机,同时摇下车窗,将它扔了出去。

“巴基!”史蒂夫叫起来,他回头看去,手机被后面开过的汽车压碎了。

“那会让我们被跟踪。”巴基毫不客气地告诉他。

“它不会。”史蒂夫抗议道,皱着眉头看着车子后面。“托尼将它设定为不可被追踪,否则我不会带着它的。”

“不可思议。”巴基哼了一声,“我敢打赌,斯塔克能在五秒钟内追踪到你,说不定他已经追踪到了。”

“斯塔克是朋友。”史蒂夫坚持道。

“我上次被冻起来的时候,斯塔克是九头蛇考虑招募的人员。”巴基告诉他,声音绷紧。“考虑到他近年来的所作所为,他似乎不太可能在给九头蛇做事,但我宁愿不要冒险。我不想再与霍华德的儿子发生冲突。”

“他会担心的。”史蒂夫叹了口气。“他担心起来的话,会变得……很有破坏力。”

巴基看了他一眼。“你不必跟我一起去的,你知道。”他轻声说。“这不是你的战斗。”

“如果你被卷入了这场战斗,那它就是我的战斗。”史蒂夫说。“你过去常常这样对我说,每当我生气的时候,你都会冲过来让我免于被一顿暴揍。现在对我来说,也是一样的。”

“那就按我的方式来吧。”巴基说,目光回到前方的道路上。“他们追杀的人是我,我才是可能会有重大损失的人。”

“不是的。”史蒂夫轻声说。“因为我可能会失去你。”

巴基悲伤地笑了起来。“我算不上是一个奖励。”他说。“我甚至不记得你,我不是你认识的那个人。我不是真正的他。即使在一切事情发生之前,我也从来不是一个圣徒。”

“你是个英雄。”史蒂夫坚持。“你就是。而其他的那些,那不是你。那些人的死应该被归罪于使用你的人,而不是你。”

“事情没那么简单。”巴基静静地说。“我是说,我知道那不是我,但即使如此,我记得那些事,那是我的手。我没法只因为自己无从选择,就假装一切都没有发生过。”他呼出一口气。“此外,事实也不是那样,在那之前,我也记得战争,记得战争中我所做的事情。对此我没有任何借口,那就是我。”

“巴基,你在战争中杀过人,我们都杀过人,但你从来不是一个杀手。”史蒂夫说。

“但我记得——我最先记起的事情之一,就是我被训练成为一名狙击手。不是在九头蛇,而是在军队中。”巴基说。“你知道我的第一位导师在新兵营里怎么对我说的吗?他告诉我‘孩子,你是一个天生的杀手。’因为他们第一次将枪交到我手中的时候,我就命中了所有的目标。在那之后,他们加快了对我的训练,将我升为中士。其余的,就如他们所说,是历史了。”

史蒂夫悲伤地看着巴基,不得不告诫自己,不要伸出手去。“你从来没告诉过我这个。”

“有些原因,让我不想告诉你。”巴基皱着眉,他不太确定为什么,那又怎样呢,一切都已经过去了。

“不,那是……我从来没有真正问过你。”史蒂夫说,咽下口水。“我不觉得我真的想知道,当我不在的那些时间里你身上发生的事。我只想专注于带你回来。所以我从来没问过,你也从来没说过。”他看着巴基。“事实是,你总是更强的那个人,巴克。”

“可以肯定现在你已经超过我了,伙计。”巴基嘲讽地说。“如果是我先撞到地面的话,至少也会断几根骨头,你可是直接就站起来了。”

史蒂夫因为那个想法而畏缩了一下,他的双手在膝盖上紧握成拳。“不是那种意义上的强壮,”他说。“有时候我看到那些他们给我建的纪念碑,我只觉得自己像个骗子。因为如果没有你,我什么都不是。”他转过头来看着他。“你总是保护我,但我从来没有以我应有的方式照看过你。即使在我变得足够强大之后……我只是不知道该怎么做。你花了这么多年来照顾我,让我们都养成了习惯,当我应该照顾你的时候,仍然是你在照看着我的后背。”

“我知道。我的意思是,我不记得所有事了。”巴基说,回望着他。“但我还记得,我们将后背交付给彼此。”

史蒂夫僵住了,意识到这是真的。“是这样的。”他轻声说。

“好的,如果你问我的话,”他耸耸肩,“那事情就应该是这样。”

史蒂夫点点头,他只是看着巴基,对方重新回过头去看着路,他还是不敢相信,他现在真的坐在这里。

这一次,史蒂夫发誓,他会履行他的承诺,直到最后。

评论(11)

热度(2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