污冬面

冬兵中心,BL/BG杂食,all冬

AO3ID:flymetothemoon16,过于下限的文会放在那边

【授翻/盾冬】计算错误(5.3)

终于翻到U JUMP I JUMP了,美国时间7月4号来一发,盾盾生日快乐!第五章还有一点尾巴,明天再搞完吧


(1.1) (1.2) (1.3) (2.1) (2.2) (3.1) (3.2) (3.3) (4.1) (4.2) (5.1) (5.2)


“好吧,好吧,也许是。”托尼说。“以及,我也许不该再邀请危险人士来我家玩了。你觉得我应该已经学到这一课了是吧。”

“实际上,是我邀请他的。”史蒂夫指出。“你能确保他不离开大厦吗?”

“现在?没有太多的措施可以阻止他。我不知道他是怎么做到的,但他刚刚对整座大厦释放了一个低强度的EMP脉冲。”托尼严肃地说。“幸运的是,它的强度不足以造成永久性的破坏,我的系统有设置EMP保护,但这并不意味着它们不会受到打击。我需要切换到备份系统,贾维斯将会离线至少六分钟,在这期间我们找不到他。”

“他说他在大厅电梯里,他要去哪?”史蒂夫问。

“直接去顶楼。”托尼心不在焉地说。他担忧地回头看了史蒂夫一眼,真希望娜塔莎现在没有在神盾局进行她的间谍工作。“也许我应该先去准备我的铁人装甲。”

“你把电力给恢复了就行了。”史蒂夫一边说,一边向门口走去。“我去找巴基。”

“史蒂夫!”托尼叫道。“他不是以你朋友的身份来到这里的,不然他就不会切断我们的电源了。他只是来拿那个小红本的。他甚至可能都不认识你。”

“他会认识我的。”史蒂夫坚定地说。

史蒂夫选择走楼梯而不是前往电梯,在电梯井里遭遇巴基将会是一场灾难,而且他觉得巴基会前往顶楼,毕竟,那本手册就放在那里。

因为他们希望他找到它,将小红本还给他。

娜塔莎已经向他解释过了这个笔记本对巴基来说意味着什么,如果他在公开演讲中提到它的话,巴基必定会回来找它。“这就像是一把钥匙。”她说,声音冷静而严肃。“而巴基是一个不愿意被锁住的人。”

他沉默地走上顶楼,看见巴基就站在吧台旁边,他手上拿着那个被撕开了的背包,正在迅速地翻找着。史蒂夫的心脏狂跳起来。

娜塔莎在这些事情上很少出错。

顶层的四壁全是落地窗,即使没有灯光,阳光照耀在巴基身上,也仿佛梦幻一样。他已经有这么久没有见过他了,除了史密森尼博物馆里的一张黑白老照片。他小心翼翼地走近一步,几乎无法呼吸。而巴基僵在那里。

“都在这里了。”史蒂夫安静地对他说。“这是你的,我们没有想要夺走它。”

巴基转过身,他盯着史蒂夫的眼神十分警惕,还有点凶狠。史蒂夫攥紧了拳头,他的朋友身上所发生的事情,让愤怒如同一针肾上腺素一样涌过他的血管。

巴基从来没有用这样的目光看过他。

他想要追杀每一个控制过巴基的人,每一个伤害他的人,让他们再也不能去伤害别人。然后他看到了那条金属的假肢,意识到那就是巴基的左手,他的愤怒再一次燃了起来。

“没有人会伤害你。”史蒂夫快速地说,试着控制自己的愤怒。他摊开双手,向他表明自己没有武器。他很高兴看到巴基似乎也并没有携带着武器,这挺好的,考虑到他拿着枪的时候是多么危险。

但即使没有武器,史蒂夫也看到了他的破坏力。

“你认识我吗?”史蒂夫问,伸手拉下他的头套,露出一团乱糟糟的金发,和一双悲伤、真挚的眼睛。

巴基用几乎全然陌生的目光看着他。“我在电视上看到你。”他平平地说,目光转向另一边。

史蒂夫跟随着他的目光,看到托尼小心地走进房间。他应该知道托尼会跟着他的,不过他还是很感谢托尼至少没有穿着装甲来,情况已经够紧张的了。

“那我呢,你认识我吗?”托尼油腔滑调地说。“一直被你捣毁玩具的可怜人?”

“你是霍华德的儿子。”巴基平静地说。“你拿走了我的东西。”

“呵呵,事实上,这个背包首先是我的东西。”托尼说。“其次,我现在只是托尼。”

“托尼。”史蒂夫着急得很。

托尼无视了他,继续盯着巴基,好奇而坚定。“你知道停电不会持续多久,对吧?三——二——一——亮灯!”他说话的同时灯光开始闪烁,亮了起来。“好啦!一个漂亮的小把戏,差点让我们变成瞎子,非常聪明!你是怎么做到的?”

巴基转身,目光在楼梯间的门口与他身后的电梯之间扫来扫去,判断着距离,史蒂夫感觉到心脏一阵抽紧,他张开嘴,想要叫巴基的名字,但是被托尼抢先了。

“贾维斯。”托尼叫道,“上锁。”

“已经锁定。”贾维斯礼貌地通知他们。

“等——”史蒂夫迅速地抗议。

“这是个陷阱。”巴基意识到了。他的目光在史蒂夫和托尼身上转来转去,他并不意外——毕竟,他知道这是一个陷阱,但出于某种原因,他仍然感觉到自己被背叛了。“你算计我。”

“不,不是这样的!我保证!我们只是——”史蒂夫真诚地叫起来,但巴基并没有停下来等他解释。

他转身冲向出口的相反方向,一瞬间,史蒂夫无法判定他到底要去哪里。

然后他意识到了巴基正直直地冲向玻璃门,外面是托尼那可笑的高空着陆平台。他的心脏几乎停止了跳动。当他明白自己在做什么事之前他就冲向了巴基,想要阻止他,但巴基已经抢先一步。

他挥动金属臂一拳砸向玻璃,脚步不停,穿过散落的碎片,史蒂夫伸出手的时候他正好与他擦肩而过,另一个人没能把他拉回来。

巴基跑到了平台的边缘,向外纵身一跃,正好抵达对面的楼顶,他的脚尖正挂在天台边上,向前一滚,保持住平衡,然后站起来继续向前奔跑。他的右手一直紧紧地抓着背包。

他回头扫了他一眼,正看到史蒂夫跟随着他,优雅地就地一滚着陆在屋顶上,甚至没有像他一样在天台边缘磕磕绊绊的。炫耀。

“等等!”史蒂夫大叫着,追在他后面。

巴基继续跑,判断着边缘的距离,计算着起跳的角度,然后:

“巴基!”

从史蒂夫呼唤他名字的方式之中,从他大喊的声音之中,有什么东西让他的心脏猛地颤抖了一下。他僵住了,不能再往下跳,就好像那声音中极度的痛苦强行拔掉了他的连线,迫使他停下来。他小心翼翼地转过身,在窄窄的天台边缘上保持住平衡,将背包的另一条带子套上他的右肩。史蒂夫正盯着他的脚下,双手伸出,就好像他正绝望地试图将他拉回来。

“求求你,不要跑了。”史蒂夫说。“求求你,巴克,只要——”

巴克。只有史蒂夫会叫他巴克。巴克或是巴基,不是詹姆斯。

巴基重重地吞咽了一下,脸上的肌肉抽搐着。记忆侵袭了他:一个瘦小的金发孩子,总是在不断地和人打架。当他将那些家伙从他身上拉开的时候他总是得到一句相同的回复:我打败他了。他听到那些词语在他自己的声音中回响,在史蒂夫的声音中回响,他不知道哪一个是真的。

史蒂夫睁得大大的眼睛正看着他,眼睛下面的黑眼圈显示出他已经很长一段时间没有睡觉了。一定得有很多的不眠之夜,才能在像他这样的超级战士身上留下浓重的痕迹。“你还记得我吗?”

“你是史蒂夫。”巴基凶狠地说。“可我记得你要更小一点。”

史蒂夫喘不过气来,他发出了一声绝望的干笑。“我,”他说,“我变大了。”

另一个记忆闪回击中了他,让他蹒跚了一下,抓紧背包。他能看到史蒂夫在他上方,将他从一张冰冷的桌子上拖起来,带他出去,带他去到安全的地方。他想起了他在篝火旁发出的笑声,空气冰冷,他们在地图上划下标记,一起看指南针,而他一直、一直,在保护着他的后背。这仿佛是一场梦,他试图抓住那些从脑海中一闪而过的记忆,却无法握紧。

巴基看了一眼他的身后,判断着和下一个屋顶之间的距离,他知道没有助跑的话他跳不过去,而史蒂夫又向前走了一步,小心翼翼地伸出一只手。“求你了,不要。”

他又回头看了一眼史蒂夫,思考着他的选择。山姆会说要相信他——但山姆可是邀请了一名失忆的刺客回家过夜的人,山姆的判断明显不能当真。

“所以你知道我是谁。那你知道你自己是谁吗?”过了一会,史蒂夫又问,慢慢地向他靠近。

巴基走到了旁边,仍然在边缘上保持着平衡,史蒂夫立即停止了接近。“詹姆斯布坎南巴恩斯中士。”巴基从他破碎的记忆中背诵出来,但史蒂夫精明地意识到了其中的偏差,这并不是一个真正的答案。

“是的。”不管怎样他还是深表赞同,满怀希望。“这是对的。”

巴基觉得逃出这里的选择不是很好,他现在还没看到钢铁侠追来,但这也只是早晚的事了。他没有武器,也不知道自己到底能不能拿起武器来对付他们。

他回头看向史蒂夫,准备尝试做出某种妥协,一些至少让他不会被关在复仇者大厦里的方法。但当他看见史蒂夫的眼睛时,他知道有什么事情不对劲了。

有什么事情错得非常、非常离谱。史蒂夫的脸上全无血色,看上去十分可怕。

“巴基,趴下——!”史蒂夫急得大叫。

巴基低头,看见一个小红点在他心脏的正中亮起。一名狙击手已经瞄准了他,而这个天台上没有掩体——如果史蒂夫正挡在弹道上……

巴基坚定了他的决心,他向后退了一步。他能够从坠落中幸存下来,这甚至是他的天赋,但一颗子弹可能会要了他的命。因此在他们开枪之前,他径直从边缘上跳了出去。

他掉下去了,他正在脑海中计划着最佳着陆方式,然后史蒂夫就跟着他跳了下来。史蒂夫以一个跳水的姿势冲向他,他们在半空中撞到一起,然后交换了位置,用自己的身体来承受冲击。在巴基试图将位置换回来之前,他们就撞击了地面。

撞击的冲力敲击着他,但史蒂夫首当其冲,保全了他的骨头。他的眼睛睁大了,史蒂夫在他身下发出了一声呻吟,从他试图用来保护他们的盾牌里将身体舒展开来。

“你他妈疯了吗?”巴基大叫道。“你他妈在做什么啊!”

“我不会让你一个人掉下去的。”史蒂夫气喘吁吁地说,虽然巴基并不记得他们之前的对话,但史蒂夫下巴那固执的线条让他感觉很熟悉。“这次不会了,永远不会了。”

“我能从更糟糕的情况下幸存下来。我知道我在做什么。”巴基说,将视线从史蒂夫身上移开,看了一眼大厦,想看看能不能找到那个狙击手。他相信他们已经降落在他的视线之外,但不能保证只有一个狙击手。

“我也是。”史蒂夫告诉他。

他皱着眉回头看向史蒂夫,对方正努力站起来,看起来至少是断了几根肋骨。但断掉几根肋骨从来没有拖慢过巴基的速度,他想对史蒂夫来说应该更不算什么。

“你还好吗?”巴基粗暴地问。

“我们刚刚从一栋四十层高的楼顶上掉下来。”史蒂夫说,一只手按在胸口,抬起头来。“要说好是不是太乐观了点?”

“天,你真是个傻瓜。”巴基哼了一声,在他身边坐下来。史蒂夫抬头看着他,满怀希望与向往,让他感觉自己就像一个冒名顶替的骗子。他叹了口气,看向一边。

“你先跳的。”史蒂夫指出。“我真希望你再也不要这样做了。”

“在那种情况下似乎是个好主意。”巴基说,伸出手将史蒂夫拖了起来。“我这周已经挨过一枪了,不想再挨第二枪。但你太鲁莽了。”

史蒂夫皱起眉,一脸不满。“好吧,如果你不想让我跳的话,你不要先跳。”他说。“因为我会和你在一起,直到最后。”

评论(23)

热度(3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