污冬面

冬兵中心,BL/BG杂食,all冬

AO3ID:flymetothemoon16,过于下限的文会放在那边

【授翻/盾冬】计算错误(5.2)

(1.1) (1.2) (1.3) (2.1) (2.2) (3.1) (3.2) (3.3) (4.1) (4.2) (5.1)


* * * * *

他走到五个街区外才偷了一辆车,因为他觉得山姆不会赞同。他甚至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介意,但显然有所原因。他最终选择了一辆老旧的大众甲壳虫,这大概是主人不介意丢掉的车子中最好的了。

他甚至不确定他到底要去哪里,直到四个小时之后,他才将车停在距离复仇者大厦一条街的地方。

这很蠢。这是个陷阱,非常明显。他不愿意去想美国队长也卷入其中——他们是朋友,所有人都这么说。但美国队长为神盾局工作,他也许并不真正清楚神盾局到底在为谁工作。

“管他呢。”巴基决定了,他将钥匙插进点火器里,扔下车子。他必须得冒险,就当这个邀请是真心的,他得拿回他的本子。

但这并不意味着他会去求他们。

大厦的保安全都聚集在前门,试图阻止由狂暴的记者和平民组成的人潮,他们打着让人费解的标语,比如:拯救巴基巴恩斯,以及,带巴基回家。他不知道为什么他们这么关心他,或者为什么他们觉得有必要在复仇者大厦门口干这种事,明显复仇者们也很想找到他。

他从人群中溜过去,谨慎地观察着他们,将帽子拉得更低,从其中一个入口走了进去。保安们正专心于控制人潮,他设法潜入了大厅,走向后面的电梯。电梯需要刷卡,因此他用金属手臂撬开了门,溜进去,然后将门合上。

“恐怕这台电梯的使用是受限的,先生。”

巴基皱着眉抬起头,只是有点惊讶地发现电梯正在对他说话。斯塔克嘛,他疲惫地想,做事总是过头。他发现了右上角的小摄像头,迅速地伸出手,用金属手掌抓住了它。

“先生,我必须要求你立即停止。如果你进一步破坏斯塔克工业的财产,你将会被全面起诉——”

“是的,是的。”巴基说,“我猜你已经告诉他们,我在这里了?”

“有关机构已收到警报。”电梯说。“我建议你将双手放在头顶,等待被拘留。”

“好的,我马上照办。”巴基说,他跳起来,站在电梯扶手上,用脚尖在细细的轨道上保持着平衡。他伸手推开电梯顶部的一块顶板,爬上电梯井,他的帽子被天花板的边缘勾住了,飘落下来,他抓住了帽子,但没有把它戴回去,而是放进了口袋里免得碍手碍脚。

他将顶板放了回去,抓着维修梯往上爬,这能让他们搞不清楚他去了哪儿。

“这个区域是严格禁止入内的。”那个声音对他说。

或者,这会让他们马上发现他。“你不仅仅是一台电梯,对吗?”他叹了口气。

“我是贾维斯,又名:一个真正的全智能系统(Just A Really Very Intelligent System),如果你喜欢这么叫的话。”电脑骄傲地说。“安保力量正——”

“正在赶来,是的,你说的。”巴基说。“看,我在这里不想伤害任何人,只是要拿回我的东西。也许你可以放我一马?”

一个停顿,电脑正在思考。“你是詹姆斯布坎南巴恩斯中士。”贾维斯说,声音很惊讶。巴基皱起眉头,一台电脑怎么会听上去很惊讶?而且它到底怎么知道的?

“一点都不可怕。”他喃喃地说。

“我已接到任务,监视你的到来,如果一开始就知道你的身份的话,我会采取更多强制措施,但恐怕是你的帽子干扰了我的面部识别算法。”贾维斯解释道。“罗杰斯队长会很高兴知道你在这里,虽然我不认为他会期待在电梯井中团聚。”

“你真是一台自作聪明的电脑,对吧?”巴基问道。

“我通过样本进行学习,巴恩斯中士。”贾维斯一本正经地答道。

巴基哼了一声。“好吧。”他说,回头看了一眼电梯。“如果我早知道这栋楼是活的,我肯定会换条路进来。某种程度上你夺走了我的惊喜。”

“我很抱歉,先生。”贾维斯说。“但是,没有必要采取这样的措施。我们很欢迎你来到这里。如果你愿意回到电梯里的话,我可以直接带你去顶层。”

“不是我不相信你,无所不知的墙上之音。”巴基嘲讽地说。“但我想我会继续以自己的方式前进。”

“我不是无所不知的。”贾维斯说。“不过在这座建筑里面,你去哪儿我都能知道,这是事实。”他停了一下。“因此我想在这座建筑的范围内,可以认为我是无所不知的。”

巴基用右手勾住梯子保持平衡,然后伸出左手手腕。“没错,这是个问题。”巴基同意。他小心地剥开金属手腕上的一块甲片,轻轻地将手指伸进去,关掉了他手臂上的一个安全开关。“既然你能看见我的一举一动,我就肯定不能按原计划行事了。”

“我很高兴你能明白。”贾维斯说。“这是否意味着你会让我带你去见罗杰斯队长?”

“不,这意味着现在是你该休息一下的时候了。”巴基说,然后将他的金属手臂压在墙上,通过手臂触发了一个EMP脉冲。灯光闪烁了几下,熄灭了。“贾维斯?”他问。

没有回答。巴基重新打开了脉冲发生器的安全开关,合上手腕上的甲片。然后他快速地向上爬去。如果托尼跟霍华德一样的话,在电力再次恢复之前留给他的时间不会很多了。

他也许只有五分钟左右的时间,这意味着他只能猜一次,那本手册究竟在哪一层。

因此他一直往上爬,一直爬到顶端。

* * * * *

托尼仍然在寻找巴基的线索,史蒂夫坐在他旁边,还穿着新闻发布会上的制服。他看着托尼干活,感觉自己很没用。娜塔莎的计划很棒,但没法保证成功。巴基仍然在他无法触及的地方,他感觉自己的灵魂随时准备从皮肤下逃出去。

“你相信命运吗?”史蒂夫安静地问。

“傻瓜才会相信命运。”托尼告诉他。“只有在你让事情发生的时候,它们才会发生。”

“你怎么解释这件事?”史蒂夫问。“我和巴基最终又都来到了这里,在一切结束之后?”

“你们在同一个圈子里,又都成为了超级战士。”托尼说。“你们都认识我父亲,我父亲显然有一个备用的冷冻仓,就扔在那里。这些事情发生了。”他停下来,心不在焉地看了他一眼。“这到底怎么了?”

“当我看到那张照片的时候,我真的很高兴……就算是现在,知道他们对他做了什么之后,我也还是很高兴,他在这里,他还活着。”史蒂夫说。“我这是变成了什么人啊。”

“我喜欢一个有人情味的人。”托尼说。“这肯定让你成为了一个有人情味的人。”

“托尼,我认真的。”史蒂夫哼了一声。“他经历了地狱,遭受了数十年的折磨,但我还是谢天谢地,只因为他还在这里。谁他妈会感谢这个啊。”

托尼目瞪口呆地看着他。“你刚刚是说他妈的吗?”

“这就是为什么我和娜特没有邀请你加入我们的悄悄话。”史蒂夫说,对他瞪回去。

托尼举手投降。“好吧,好的,你想要一些认真的建议吗?我想之所以你认为这是命运的安排,是因为你不愿意去想这一切都是因为你。”他摇摇头,看向另一块屏幕。“不管其中逻辑是怎样,队长,我得说他会在这里的确是因为你,因为你就是命运中最重要的因素。而且我认为你之所以会在这里,也是因为他——如果没有他就不会有美国队长,对吗?你可以将今天的一切追溯到上千个极小的、微不足道的决定,如果你改变了其中任何一个,事情可能就会与众不同。”

“就算这样我也不会同意你参加任何一场鼓舞士气的讲话的。”史蒂夫决定道。

“我的看法是,”托尼说,停下了手里的工作回过头来看他,“你没有要求这种事发生,也没有设置一个计划,而且我想你会做任何事情,来阻止这些事发生在他身上,对吗?”

史蒂夫坐直了,瞪了他一眼。“当然!我随时可以和他交换位置。”

“好吧,所以你去分析每一件小事,想知道事情会变得有何不同?这对帮助你的朋友无济于事。”托尼耸耸肩。“在我看来,你应该很高兴看到他回来才对。在他经历了那一切之后,我想应该有什么人兴高采烈地迎接他归来。”

“我没有想到这一点。”史蒂夫说,坐回到椅子里面,惊讶地看了托尼一眼。

“佩珀说我很富于洞察力。”托尼说。

“佩珀从来没这么说过。”史蒂夫充满信心地否定道。

“也许我这样对她说过。”托尼承认。“好吧,就是,停止反思?你的朋友还活着,一切都还有可能。现在的日子比过去更好,就当这是一个胜利吧。”

“当他在这里的时候我会高兴起来的。”史蒂夫疲惫地说,伸手捂住脸。

“在我们的大厅电梯里有一名入侵者。”贾维斯报告道。

“倒霉家伙。”托尼说,将注意力转移到贾维斯身上。“那是巴恩斯吗?”

“面部识别至今还没有成功。”贾维斯汇报。“他进入了电梯井,他看上去并没有敌意,但也没有停止入侵。”一个短暂的停顿。“我相信他就是巴恩斯中士。”

“贾维斯?”托尼说。“可以确认吗?”

“可以确认。”另一个短暂的停顿之后贾维斯说。托尼扫了史蒂夫一眼,另一个人像弹簧一样跳了起来。

“队长?”托尼说,看着史蒂夫跳起来。

史蒂夫几乎还没有冲出去,电力就被切断了。灯光和电脑都在闪了一下之后熄灭了。托尼回头惊讶地看着电脑,感谢窗外还有足够的自然光,让他能够继续工作。“天,我要杀了这孩子。”他喃喃地说。“他还要大肆破坏什么?先是我的装甲,然后是我的贾维斯?”

“托尼。”史蒂夫哼了一声。

“怎么了?死亡威胁发得太快?”他问道。“起码我要把这个孩子冻起来,行吗?”

“巴基和我的年纪都能当你父亲了,”史蒂夫提醒他。“为什么你一直叫他孩子?”

“因为他看上去像个孩子,行为也像个孩子,他就是个孩子。”托尼说,他打开一台电脑上的操作面板,开始损坏索引。“也许是个恐怖的刺客小孩,但还是个孩子。而且为什么我们就从来不提你的年纪跟我父亲一样大这事呢?”他补充道。“因为有太多令人不安的因素了。”

“你才是那个喜欢提醒我年纪的人。”史蒂夫提醒他。“不管怎样,我们知道巴基会来拿回那本手册,这就是我们的目的。”

“对啊,但我预计的是我们会抓住他,或者,他只是,你知道的,转过身来,说嘿,我是你的老战友,你以为已经死了很久的那个,我能拿回我的笔记本吗?”他哼了一声。“我没有准备好迎接这样一个复杂的攻击,你可是花了六个月才学会使用智能机。”

“我没有被九头蛇训练成一个刺客。”史蒂夫冷冷地说。“我们应该预料到他会带着一些小把戏回来。我们有这个责任。”

评论(15)

热度(2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