污冬面

冬兵中心,BL/BG杂食,all冬

AO3ID:flymetothemoon16,过于下限的文会放在那边

【授翻/盾冬】计算错误(5.1)

(1.1) (1.2) (1.3) (2.1) (2.2) (3.1) (3.2) (3.3) (4.1) (4.2)


5、信息


巴基不记得他上一次睡在床上是什么时候了。

他甚至记不清上一次真正入睡的时间。

他肯定不应该在陌生人的空房间里感觉到安全——没有什么地方对他来说是安全的,当最危险的东西就埋藏在他脑海里的时候。

他听见有人在附近移动,这最终惊醒了他。他警戒地看着被他用椅子抵住的门,然后小心翼翼地开门出来。山姆在厨房里,煮着咖啡,看上去十分开心。

巴基眯起眼睛看着他,伸手抹了一把头发。他已经有段时间没洗过头了,感觉头发一根根都竖立起来。山姆看着他,笑了起来。

“说句实话,你给我留下的印象可不是一个早起的人。”山姆快活地说。

“我睡得不多。”巴基郁闷地说,坐在吧台旁边的高脚凳上。“可能我已经忘掉该怎么早起了。”

山姆担心地看了一眼,好像还不太明白他已经被弄得一团糟了。他将一杯咖啡递给他。“你看上去比我更需要这个。”他说。

“对我来说没用。”巴基说,慢慢地将自己撑起来,坐在高脚凳上,愤恨地看着咖啡杯里面。“我可能得往心脏来一针肾上腺素才能兴奋起来。”

“我不推荐这个。”山姆面无表情地说。

“我也是。”巴基说,举起杯子,不管怎样还是喝了一口。“这不是个好时机。”

山姆看着他,表情有点害怕。“你不是开玩笑的吧,是吗?”他问。

“当然是。”就这么一说,他耸了耸肩,将T恤的领子拉下去,检查了一下他用连帽衫袖子裹起来的伤口。

“要让我来看看吗?”山姆随口问道,看着那一团乱糟糟满是血迹的肮脏棉质临时绷带,心里暗暗有点退缩。“也许昨天晚上就该看看了,可能会感染的。”

“没事。”巴基说,手指伸进绷带下面去摸了一下皮肤,伤口在他睡觉时就已经愈合了,现在他只摸到一个小小的凸起。

“你搞笑吗?”山姆说。“我可不想当一个让巴基巴恩斯死于感染的白痴。要是那样的话美国队长肯定会追杀我到世界尽头的。”

巴基翻了个白眼,他将绷带扯下来,脱下衬衫,露出干净的皮肤。被枪击的地方只留下一小块肿起的粉红色伤痕。山姆睁大了眼睛。“这看上去有好几个月了。”他说。“你是什么时候中枪的?”

“昨天。”巴基说。扭动了一下他的肩膀来测试疼痛。疼痛感几乎不足以让他真正注意到它。“没有什么真正的伤害,明天早上就能完全好了。”

山姆一屁股坐在他旁边的高脚凳上,不可置信地盯着他。“我想你和美国队长有很多共同点,不只是来自同一个地方吧?嗯?”他问。

“就像我说的那样,一个很长的故事。”巴基说。“你为我已经做得够多的了,所以我肯定不会告诉你的。”

“好吧,就算你的伤口已经愈合了,你还是应该脱掉那些染血的衣服。”山姆说。“如果你想洗澡的话,我可以借你一些东西。”

“我没钱给你。”巴基说,皱着眉头看了山姆一眼。“我没有多少资源,而且那点东西也被扔在纽约或是……被偷走了。”

“我不会找你要任何东西的。”山姆说。“你知道。我参加过战争,很了解它是一件多么可怕的事情,但我从中也学到了很多有用的东西。在战争中,不管你是谁,不管你拥有什么,士兵们都会互相照顾。这是我不介意带回家的东西。”

巴基认真地看着他。“你让我想起了什么人。”他轻声说。“但我不记得他是谁了。”

山姆只是伸出手来,拍了拍他的肩膀,他手下触摸到的是金属而非皮肤,但他没有退缩。“来吧。”他说。

山姆给了他一条牛仔裤,一件黑色长袖衬衫和一双袜子,将他留在浴室里。巴基感激地脱掉了那些血迹斑斑的衣服,快速地洗了个澡。牛仔裤有点紧,但衬衫很合适。他将自己脏兮兮的衣服卷成一团,扔进垃圾桶里,只留下了那件双排扣大衣,他又把它穿上了。这件衣服是他在二手商店买到的,很旧了,但给他的感觉很熟悉。他不想扔掉它。

他没有刮胡子,倒不是想着留点胡茬有利于掩盖身份,不过这也无妨。

“巴基!”山姆叫他,声音听上去很担心。巴基紧张起来,抓起他的东西,快速地回到了客厅里。“你会想看看这个的。”

巴基跟随着他的目光看向电视,当他看到演讲台上的美国队长,正召开一场新闻发布会的时候,他的眼睛眯了起来。“——的确就是詹姆斯布坎南巴恩斯。我知道你们都在想什么。”他说,带着一个悲伤而疲惫的微笑,环视台下。“他终于失去理智了,对吗?但事实上,自从我醒来之后,这个世界从来没有这么真实过。”

“他说的是我以为的那个意思吗?”巴基说,用右手捂住了脸。

“看情况了,你觉得他是在告诉全世界你没有死吗?”山姆问。“然后就变成这样了?”

不出所料,记者们骚动起来,开始互相喊叫。史蒂夫看上去毫不在意,耐心地等待着他们平静下来。

“美国队长!”有人喊叫道。“詹姆斯布坎南巴恩斯死于1944年,我们怎么能相信他又复活了?”

“那你相信我还站在这里吗?”史蒂夫问。“在那之后一周我也死了。”他低头凝视地面一会,理顺思路。“事实是,巴基成为一名战俘。1944年从火车上坠落之后,他被敌军发现,被囚禁了近五十年。他们折磨他,强迫他为他们工作,直到他在1991年设法逃脱。”

巴基跌坐在山姆的沙发上,看着屏幕上的男人。他看上去熟悉又陌生,像是一段被以错误的方式记住的记忆,回到了他的生命中。

“罗杰斯队长!队长!为什么他看上去仍然如此年轻?”一个年轻人问道。

“在他作为战俘的大部分时间内,他都被处于冷冻状态。并且从1991年开始再次被冷冻,直到几个月前。”史蒂夫静静地说。“根据我们的估算,自从他在行动中被认定死亡以来,他清醒的时间可能不到两年。”

“将来有可能会调查他在过去七十年间犯下的罪行吗?”一名女子叫道,将她的麦克风向前推去。

“好的,女士,我已经和美国陆军的山姆森将军谈过,他是巴恩斯中士之前所属部门的负责人。他很了解情况,不要再问我这样的问题。”史蒂夫说,嘴唇紧紧地、恼怒地抿着。“他要求我一旦发现巴基,就将他带回来,这样他才能得到他的紫心勋章。”

记者们再次喊叫起来,但史蒂夫无视了他们。“提问到此结束。”他说。“复仇者将在今天的晚些时候发表官方声明。我在这里召集大家的原因,是我有一条信息想传递给巴基。”

他再次抬头看向镜头,尽管制服隐藏了他大部分的模样,但那双眼睛很熟悉,让巴基感觉呼吸困难。他看了一眼山姆,当他意识到另一个人正关心地看着他的时候又快速地移开了眼睛。

“巴基,我想让你知道,你可以安全的回家了。请你,只是……请你回来吧,我甚至还保留着你的一些东西,比如那本旧书。你知道是哪一本吧?那都是你的。如果你想要回它,拜托,巴克——”他停住了,视线从摄像仪上移开了一会,又看向它。“我只要知道你平安就行了。”

视频切了出去,回到新闻演播台。一名主持人睁大眼睛看着她的同事。“嘿,你听到了吗,”她说,听上去很震惊。“你之前听说过的,巴基巴恩斯,咆哮突击队队员和著名的战争英雄,依然还在人间。”

“我现在还在震惊中呢。”另一名主持人说道。“想想——”

巴基抓起遥控器,关掉了电视机。山姆担心地看了他一眼,但巴基无视了他。他已经弄清楚了这到底在说什么,并且意识到了史蒂夫真正想传达给他的信息。这是一个邀请,也有可能是一个陷阱。

但这也有个副作用,它会抹消掉他所有的伪装,让一切浮上水面。而他已经别无选择了。老实说,一个只是看起来像巴基巴恩斯的人并不会让人们兴奋太久,他可以设法避免他们对那张照片的注意。但现在所有人都知道巴基巴恩斯是真的死而复生了,还在什么地方溜达着呢?他将会更难逃脱别人的视线了。

他得找到一个办法离开这个国家,再也不回来——要不是弄丢了那本手册,他是绝不会停下脚步回顾的。

美国队长也知道这一点。

“操。”巴基吼了一声,站了起来。“我得离开这里了。”

“嘿,我们说好了的,记得吗?”山姆轻声说。“不过你要是想去看美国队长的话,就不是我不想带你去互助小组啦。”

“我不会去的。”巴基说,露出一个歇斯底里的笑。“让我说的话,我会用最快的速度往相反的方向跑。”

“你真的确定这是你要逃离的东西吗?”他问。“在我看来,那个人只是想确保你的安全。不是每个人都会这样的做的,也许那不是你会想要丢下的东西。”

“嗯,好吧,但事情不总是像它们看上去那样。”巴基告诉他。“我不能信任任何人。”他停了一下,皱起眉。“甚至是他。”

山姆举起双手。“我不知道你遇上了什么麻烦,所以我不会说你是错的。”他说。“但有时候冒险会有所回报。你足够信任我,所以才会来到这里。不是吗?”

巴基谨慎地看了他一眼。“是的,但我确信我们打起来我能赢。”他说,嘴唇微微翘起,露出一个微笑。“但即使对我来说,同时对付所有复仇者也是一个挑战。”

“唔,好吧,也许哪天我们可以试一下。”山姆说,眯起眼睛,忍住笑容。“但你还是信任我,不然你就不会在这里了。”

“是的,你很不错。”他叹了口气,承认道。“这就是为什么我不想开口,因为你已经为我做了这么多,但你能——”

“嘿,伙计,不管你想要什么,”山姆很快打断了他。“你想要我载你去复仇者大厦吗?还是想要我帮你给他们打电话?我可以——”

“我想借一顶帽子。”巴基打断了他。

山姆交抱着双臂,再次眯起眼睛。“一顶帽子。”他不情愿地重复了一遍。“你问我借一顶帽子。”

巴基伸手挠了挠后颈,没有对上他的眼睛。“嗯,可以吗?你有多的帽子可以借我一顶吗?”他问。

“你还是不会去见他,对吗?”山姆叹了口气。

山姆的不满溢于言表,有一瞬间巴基在想,山姆让他想起的那个人是不是他的母亲,但这感觉似乎也不太对。

“这不是一个让人心碎的恳求,不像它听上去那样。”巴基告诉他。“这是一个陷阱。他在诱骗我。”

“你确定吗?”山姆问。

“他有我想要的东西。”他说。“他想要我自投罗网。”

“然后他就可以给你你的紫心勋章?”山姆慢慢问道。“没有人会为你在被胁迫状态下所做的事情而起诉你,你知道吧?”他皱起眉头看着巴基。“你想知道我刚刚看到什么吗?我看到有人在请求你回家。”

“那不是我的家。”巴基说。“我不……我记得不是很清楚。但我的家在布鲁克林,我很确定那不是复仇者大厦。”

“家并不只是一个地方。”山姆说,他伸手抓起一顶挂在墙上的棒球帽,不情不愿地扔给了巴基。

“谢谢。”巴基说。“不光是帽子,为你所做的一切。你没有理由帮助我的——我不会忘记它。”

“所有人都会有需要帮助的时候,巴基。”山姆和善地说。“你不必孤身一人。”

巴基拉下帽子,倾斜帽檐,遮住眼睛。他走向门口。“是的,我会的。”他说。

他听到山姆在他身后说了一句什么,但他没有停下来回头看。

评论(10)

热度(2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