污冬面

冬兵中心,BL/BG杂食,all冬

AO3ID:flymetothemoon16,过于下限的文会放在那边

【授翻/盾冬】计算错误(4.2)

(1.1) (1.2) (1.3) (2.1) (2.2) (3.1) (3.2) (3.3) (4.1)


那里有一张从杂志上剪下来的,他身着制服的照片。匆忙的备注用红笔写在旁边:一个史蒂夫,还是两个史蒂夫?

以及:霍华德说我们是朋友。

“他不知道我是谁。”史蒂夫低声说,他已经有所怀疑,他知道巴基身上有什么事不对劲,如果巴基一切都好,如果他还是他自己,那他会自己来找史蒂夫的,他一向如此。

“我想可能比这更糟。”娜塔莎严峻地说。“我想他甚至不知道他自己是谁。”

史蒂夫猛地回头看着她,娜塔莎看上去不太舒服,翻开下一页时,她的手轻轻地颤抖着。事实上,从她铁假面一样的情绪控制之下流露出来的这些迹象,让他更觉得害怕。“你发现了什么?”

“他从火车上坠落之后,被九头蛇俘获了。”娜塔莎静静地说。“他多年来一直在为他们执行任务。”

“巴基绝不可能会为九头蛇工作。”史蒂夫怒吼道。

“他没有选择。”她解释道,同情地看着他。“他是他们的囚犯,这是一本管理员手册,这……不太好,史蒂夫。我不觉得你会想知道里面的内容。”

“告诉我。”他坚持说。

“他们找到他的时候他受了重伤,不得不将他的左臂截肢。他们给他安装了一条先进的假肢,然后打破了他。”她说,这一次她的目光始终盯着那本手册。“为此他们夺走了他的一切。史蒂夫,你不——”

“告诉我。”他再次说,绷紧了下巴。

“多年以来他们折磨他,用疼痛形成条件反射。他们会打断他的骨头,检查他能够愈合得有多快。他们将他按在水底下,直到他不再挣扎和反抗他们。他们用实验药物来控制他,用电击疗法切断他的长期记忆。他们对他进行编程,让他能够被一系列的词语激活,然后他们开始派他去执行任务。”

史蒂夫想叫她停下来,想乞求她停下来,但他想起了那辆火花,想起他闭上眼睛这样他就可以不看着巴基撞击地面——但如果他看了呢?如果他看到了他,如果他回去找他,就像巴基会为他做的那样呢……

这一次他不能再移开目光了。

“继续说。”他僵硬地说。

“他们称他为资产,但他们害怕他。”娜塔莎说,快速地浏览着纸页,表情几乎是惊讶的。“在任务的间隙,他们将他锁在四英寸厚的金属门后面。如果他们让他脱离冷冻太久,他的记忆就会开始回归,他会开始反抗他们。他们尝试对他撒谎,告诉他他是在做好事。他们试图说服他他正在成就自己的事业。但他能够明白。有一些……例子,在他们控制他之前他曾经全灭了整个九头蛇小队。这上面写着,从1950年到1985年期间,他逃跑了至少三次,但他们每次都用触发词来控制他,将他抓了回去。在那之后,每次任务前后他们都会完完全全地给他洗脑,有时甚至是在任务中间。那是他们唯一可以让他站在自己这边的方式。”

“我的天。”史蒂夫喘着粗气,终于意识到了这一切。他靠在墙上,滑了下去,坐在地上。在被霍华德发现之前,整整五十年巴基都是九头蛇的囚犯。五十年的酷刑折磨,五十年为一个他致力于打倒的组织服务,五十年孤身一人。

“他从来没有停止反抗他们。”娜塔莎说,跪在他面前。她的眼睛大大的,满是善意。她的同情似乎是真挚的,带着安慰,即使史蒂夫知道她只要想要,随时都能召唤出任何情感。

“他一直是一个人在那里,娜特。”史蒂夫断断续续地说。

“他身边有钱,有这本手册。他将自己照顾得很好,这意味着他做事很有条理,他能够理性思考。”娜塔莎说,她的声音平静而舒缓。“不管他们试图对他做什么,那都没有完全奏效。那是,史蒂夫,相信我……那就是一切。”

“那没有奏效。”托尼重复。从他们身边走开,回头看着冷冻仓。“那就是为什么——天,那就是事实。”

“什么?”史蒂夫问,抬头看他。“你想到什么了?”

“他们一定是派他去杀我的父亲。”托尼说,活动了一下他的双手。“但他没有这样做。也许我爸用某种方式解除了他的控制,或是他自己摆脱了控制,然后我爸把他带到了这里。他知道有人在追杀他,因为他刚刚才幸免于难一次。那车祸并不是一个单纯的事故。”

“巴基绝不会……”史蒂夫刚开始说,娜塔莎就伸出手来,安静地握住了他的手臂,让他反应过来。

因为巴基不会有选择。

“嗯,他没有,所以至少是这样。”托尼说,假装很开心。“当我父母遇害的时候,你的睡美人小伙伴好好的被藏在这里,因此我想我们可以把他从嫌疑人名单上排除了。从特战队试图抓住他时他的反应来看,他现在肯定没有继续为他们工作。”

他退回到电脑旁,皱着眉头看着他发现的数据,将副本发送到他的手机上。“不管怎样,如果我是对的——我什么时候错过?——他们的确派他来杀死我的父母,那他甚至不是九头蛇一开始追杀他们的原因。“托尼说。

“因为这意味着在霍华德救出巴基之前,他们就打算杀了他。”史蒂夫意识到。“他们是为别的事在追杀他。”

“给你比心,童子军。”托尼心烦意乱地说。“我有个不好的预感,我知道原因。”

他点了一下手机,光点阵列浮现在手机上方的空气中。他伸手点击了其中一小块,张开手指将其放大。史蒂夫走过来看着它,那看上去像是什么分子层面的东西,模糊的蓝色小圆点组合成一个杂乱无章的链条。

“认识吗?”托尼问。

“ 不。”史蒂夫说。

“你应该认识。你的变化就是因为它们流经你的血管。”托尼说。“事实上,亲爱的老爸用这个秘密实验室来研究超级士兵血清。看起来佐拉在神盾局不是一个被观察的犯人,而是一名正式员工——他设计了一种新的血清配方,他们希望我爸能先在计算机上模拟检验它的效果,然后再开始人体实验。”

“人体实验?”史蒂夫担心地问,“他们——”

“根据记录,模拟实验都是成功的,但鉴于我们从来没有听说过任何关于它的消息……”托尼耸耸肩,说。“我想这就是九头蛇想要的东西,他们拿走了它,杀掉了我父母。”

“托尼。”史蒂夫同情地说。

“都过去这么久了。”托尼轻蔑地说,但他眼中的痛苦背叛了他轻松的语调。“入室抢劫,他们是这么说的。也许……也许这反而更好,知道他是为了做正确的事情而死。为了帮助你的朋友,让他逃离他们的掌控。但是我妈妈——”

托尼停住了,声音破碎。史蒂夫想要一拳打穿墙壁,但他只是闭上了眼睛。九头蛇已经毁掉了这么多人的生活,夺走了这么多东西。

他不能帮托尼将他的父母带回来,但他可以夺回巴基的生活。

他会的。

他回头盯着娜塔莎手里的那本笔记本,“我想毁了它。”他说,声音危险而锐利。

娜塔莎将笔记本按在胸口保护着。“这不是个好主意。”她说。“这上面记录的东西可能没有任何备份,如果你想要知道他们对他做了什么,以及如何帮助他,你会需要它的。”她停顿了一下,仔细着考虑她接下来要说的话。“而且,这里有一套关机词,我们可能会需要用来制服他。”

“我不会用这本手册来对付他的。”史蒂夫说,转身靠近娜塔莎,她看着他接近,不动声色。

“有时候这可能是一个更好的选择。”娜塔莎冷静地说。“你在找巴恩斯,但事实上,我们不知道我们找到的可能是谁。”

“巴基从他们手中逃脱了。”史蒂夫坚持道。“他不再和他们一起了。他已经有二十年没有在他们手上了。只要我能和他说话——”

“对他来说不是二十年。”娜塔莎说。“仅仅只是两个月。我觉得你不是很明白他们到底对他做了什么。他们对人做了什么。”她警惕地看着他,仍然将笔记本紧贴在胸口上,像是一个护身符。史蒂夫退后了一步,他意识到她知道他们对巴基做了什么,是因为他们也对她做了相同的事情。

“我不是要你放弃他,不是要你背叛他。”娜塔莎向他保证。“但如果你就像他还是你认识的那个人一样去接近他,如果你太急于求成,认为你可以直接带他回来……那你可能会对他造成更多的伤害。”

史蒂夫转身离开她,他知道她说的是对的,但无法完全放弃带巴基回来的想法。托尼清了清喉咙,随意地挥了挥手,吸引他们的注意。“那我们在想什么呢?”他问。“我们抓到了神盾局里面的间谍?”

“我想朗姆洛就证明了这一点。”史蒂夫阴郁地说。

“我们应该告诉弗瑞。”娜塔莎说。

“你真的认为我们可以相信他吗?”史蒂夫怀疑地问。

娜塔莎犹豫了一下,这已经做出了回答。“是的,不,我不知道。”他说。

“这是个问题。”史蒂夫告诉她。

她快速点了点头,承认了这一点。“那我需要回去。”

“这绝对不是个好主意。”托尼说。

娜塔莎拒绝地摇了摇头。“你看,巴恩斯一个人对付了整个特战队,他们不知道我们也卷进去了。起码现在还不知道。我需要回到神盾局,试着弄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我们还能信任谁。”

“我不觉得我们应该分头行动。”史蒂夫说。“如果我们回去,而他们已经知道我们参与了——”

“这是该我来做的事情。”她坚定地说。“我能找出我们可以信任谁,但你首先必须相信我。你能做到吗?”

史蒂夫稳稳地看着她,他从来没有百分之百信任过娜塔莎,一个会说谎的人在任何情况下都可能说谎。他从来没有完全确定她到底站在哪一边。

但她跟着他追寻巴基,面对她发现的事实她从来没有退缩过,她也从来没有为神盾找过借口。她已经习惯于被使用,没法认为这只是一个错误,她太过务实,没法认为这只是一个误会。

“我相信你。”史蒂夫决定了。

“喂,我还没有呢。我还没从你假装成我助理的心理阴影里恢复过来。”托尼说。

娜塔莎给了他一个我忍你很久了的眼神。“我的伪装身份从来不是你的助理,托尼。”她说。

“好吧,不管你是什么,我的心都碎了。真的。我每天都一个人哭着入睡。”托尼说,捡起背包。“在你去执行你的超级间谍任务之前,能把我们安全送回大厦吗?”

“好的。”娜塔莎同意了。“你们要表现得尽量正常,否则会引起他们的怀疑。”

“如果我的行为正常,他们肯定会怀疑。”托尼告诉他,然后爬上梯子。

这个笑话让史蒂夫的脸抽了一下,开始跟着托尼往外走。在他离开之前娜塔莎抓住了他的手腕。“谢谢你。”她静静地说。

“我知道这对你来说也不容易。”史蒂夫说。

娜塔莎给了他一个嘲讽的笑。“当你不能分辨出谁是好人,谁是坏人的时候,很难做个好人。”她说。“但我习惯了行走在界限的边缘。”

“我以为我知道这条界限在哪里,我以为我永远不会越过它。”史蒂夫说。

“现在呢?”娜塔莎问。

“我已经不知道界限在哪里了,”史蒂夫说。“我甚至不知道我在它的哪一边。但我知道,如果巴基在另一边的话,我会毫不犹豫地跨过去。”

“你总是在做正确的事情,罗杰斯。”娜塔莎对他说。

史蒂夫给了她一个悲哀的笑容。“这是修正主义者的历史。”他说。“历史书都错了,巴基才是那个总是在做正确事情的人。他总是结束争斗,而我是那个掀起争斗的人。”

“有时候正确的事情就是战斗。”她说。

托尼回头看向实验室里面,恼怒地看着他们。“你们的悄悄话说完了吗?不叫我?”托尼问。“我可有一张日程表呢。”

史蒂夫微弱地笑了笑,开始爬上梯子。“我们来了。”他叫道。

* * * * *

“他们管他叫冬日战士。”电话接通的那一刻,娜塔莎告诉他。

史蒂夫和托尼回到了复仇者大厦,而娜塔莎前往华盛顿的三曲翼大楼收集情报。已经过去差不多半天了,他没有得到任何关于寻找巴基的进一步的情报。托尼一直在搜寻整个东海岸地区的交通摄像头,不幸的是没有找到任何关于他的线索。史蒂夫仍然花了一分钟,才意识到娜塔莎说的到底是谁。

“冬日战士?”他重复了一遍,这个名字不合适。他想起了巴基的微笑,他一直觉得他给人的感觉是夏天。

“他是一个传说。”她接着说。“一个鬼故事。大多数人都不相信他真的存在,当那些故事在八十年代后期结束之后,他几乎被完全遗忘了。这个时间表不难和巴恩斯匹配起来。冬兵和巴恩斯在系统里面没有任何联系,但我知道是他,史蒂夫。这里有一个关于冬兵的一级优先回收警报,他们非常需要他,并且需要他活着。”

“我不能让他们得到他,娜特。”史蒂夫说,头靠在大厦的玻璃幕墙上。“我不能让他再次受到那样的伤害。”

“我希望我可以说他们不会,但情况看上去不太好。”娜塔莎说。“我不确定都有谁知道冬兵的真实身份——如果有人知道的话。但我想我们可以信任弗瑞、希尔,或许还有13号特工。”她停顿了一下,“但我还是想等等在信任他们,等到你将巴恩斯带到某个安全的地方。”

“我不知道我该怎么做。”史蒂夫叹了口气。“托尼没有发现他的任何踪迹。巴基知道他们现在在找他,他不会那么容易被找到的。”

“嗯,关于这个。”娜塔莎苦笑着说,“我可能有个办法,可以将他拉出旋涡中心。他们想要他是因为血清,对吧?但你才是最初的试验者,而他们从来没有追杀过你。你觉得这是为什么?”

“我是神盾局的一员。”史蒂夫说。“我总是在新闻上——”

“确切地说。”娜塔莎赞许道。“你是一个公众人物,如果你失踪了的话,人们会发现的。”

“你想发一个官方声明。”他明白了,重重地吞咽了一下。“你想告诉整个世界他还活着。”

“也许这是唯一能让他脱离他们魔掌的办法。”娜塔莎说。“只要九头蛇,或者神盾,或者其他的什么人,还在暗中行动,他们就只能避开。”

“巴基不会……他不会想要这样的。”史蒂夫说。

“对。”娜塔莎同意。“有可能他已经很生气了,因为他被拍到那张照片。如果你将事情搞得更大的话他不会开心的。但是,史蒂夫,我们必须抢先这样做,控制话语权,否则他们会利用他身为冬兵期间所做的事情,将他描绘成一个恐怖分子和叛国者。”她解释道。“你要慷慨激昂地陈述,让整个世界都来支持他,这将会绑住他们的手,让他们没办法再为所欲为地使用他。”

“这可能会错得离谱。”史蒂夫说。“巴基他……他很困惑,他不记得我了,他甚至可能不记得他自己。如果我这样做的话,他可能会再次失去对我的信任,跑得远远的。”

“或许会。”娜塔莎同意。“你决定吧。”

史蒂夫想着如果他找到了巴基,终于能让他回来,只是为了让巴基再不愿和他有任何关系。仅仅只是这样的想法就让他感到了生理上的痛苦,就好像他再次变回一个孩子,回到他的肺部时常忘记它们应该如何工作的时候。

但他紧接着想起了那个根本就没有巴基的世界,他知道他可以做任何事,他不会让任何人阻挡在确保巴基安全的道路上,包括他自己——甚至包括巴基。

“我还能说什么?”他疲惫地说。

“我还有一些想法。”娜塔莎说。“我想我知道要怎么让他来找你。”她停了一下。“但这是一个远距离狙击,能不能命中要看运气了。”

“好吧,巴基一直都很擅长这个。”史蒂夫说,做出了决断。“就这样做吧。”

评论(15)

热度(3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