污冬面

冬兵中心,BL/BG杂食,all冬

AO3ID:flymetothemoon16,过于下限的文会放在那边

【授翻/盾冬】计算错误(2.1)

(1.1) (1.2) (1.3)


2、背包


* * * * *

九周后。

* * * * *

“我说,托尼,把它关掉!”娜塔莎吼道。“他不会觉得这很有趣的,这对他来说才刚没过去多久——”

史蒂夫皱着眉头,走进复仇者们的公共房间,想着到底是什么事让娜塔莎这样尖声叫起来。他刚去过一家儿童医院,现在还穿着美国队长的制服,摘了头套。他将盾牌放在墙边,走过来加入他们。

“什么事情我不会觉得有趣?——”史蒂夫问,然后所有的空气都消失在了他的肺里,他僵住了。

“巴基?”他低声说,难以置信,惊讶地盯着电视机。

在托尼的大屏幕上,有一张颜色鲜明的照片,上面是他最好的朋友。那不是一张老照片,他一眼就能看到巴基身边街上的人们在玩着智能手机。他穿着一件灰色的双排扣大衣,让他想起战争期间他穿的那件蓝色外套。他走在街上,手插在口袋里,当他在照片的边缘被拍下来时他正回过头来,正视镜头。

那就是他。

史蒂夫跌跌撞撞向前走了几步,空气终于回来了,他跪倒在电视机前,手指轻轻地拂过他朋友的脸。

那双看向他的眼睛比他记忆中的模样更谨慎、更警惕,但还是那双他记忆中的眼睛。

“这怎么可能?”史蒂夫问。

托尼伸出手,一只手放在他肩上,轻松的氛围早就消失了。“队长,嘿,那不是他。”他轻声说,“那只是在玩梗,你知道的,人们发现一些奇怪的或是不寻常的东西,然后给它们编上一整套故事。但那不是真正的他。”

“那只是一个搞笑故事,史蒂夫。”娜塔莎说,她伸出手,取消了屏幕上的暂停。照片消失了,史蒂夫的心脏也颤抖了一下,当新闻记者开始说话的时候,他叫娜塔莎将内容倒回来。

“——最新的网络红图。”她说。“这张照片是由来自纽约的小意大利的一名游客拍摄的,一开始只是作为一个笑话发布,但随后就引发了一连串的阴谋论。有人认为巴基巴恩斯和史蒂夫罗杰斯一起从冰中复活,但处于隐蔽状态,他们认为这张照片的确拍摄到了一个鬼魂。”

“小意大利。”史蒂夫低声说。那不远,他全速奔跑的话三分钟就能到。他站起来,转过身,但托尼和娜塔莎都迅速地挡在了他前面。

“慢点,士兵。”娜塔莎说。“我们先好好想想吧。”

“那是他。”史蒂夫对她说,绷得紧紧地。“我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我不知道这怎么可能,但我知道那是他。”

“即使那是——”娜塔莎小心翼翼地说,“你真的认为你现在还能在那条街上找到他吗?所有人都会想采访最新网上热点的,如果他想要被找到的话,他现在已经被找到了。”

“我不在乎。”史蒂夫说。“我要去找他。”

“好吧。”托尼慢吞吞地说。“我们就说那是他吧。战争英雄,神奇般的死而复生。他可以成为一个大明星。这个世界喜欢巴基巴恩斯就跟他们喜欢你一样。我们中的一些人,甚至更多,比如说我吧,其实更喜欢他一些。你总是有点太好孩子了。”

“托尼。”史蒂夫咬牙切齿。

托尼无视了他,继续说下去。“但他没有,对吧?他没有出现,他躲起来了。所以他不想让这个世界知道他。你跟得上我的节奏吗?”

“是的。”史蒂夫不耐烦地说。“你到底想说什么?”

“我的观点是你不会在那里找到他。如果要说的话,那应该是你最后去找的地方才对。如果他够聪明,他会跑掉的。他的照片扩散开来了,整个城市现在都陷入了巴基巴恩斯狂躁症当中,在找这个家伙,让他去客串一场艾伦秀。”

“巴基当然很聪明。”史蒂夫向他保证。

“那就从这里开始吧,因为这意味着他已经有一个撤退计划了。”托尼告诉他。“根据他的资源来看,可能不是通过飞机,太容易追溯了。也许是火车——”

“不。”史蒂夫轻声打断了他。“我不认为他会搭乘火车。”

“好。”托尼同意。“那我们就搜索公路。”

“你们要帮我吗?”史蒂夫问道,惊讶地看着他。

“我们当然会帮你的。”娜塔莎回答道。“不过,史蒂夫,我想我们需要调整一下你的期望。”她忧伤地看着他。“你看着巴恩斯死了,还记得吗?有很多人们长得相似的例子,即使巴恩斯幸存下来,也已经过去七十年了……”

“我知道这很疯狂。”史蒂夫说。他深吸一口气,闭上眼睛。“但那就是他。”

“好吧,只要你保持开放的心态。”娜塔莎干巴巴地说。

史蒂夫无视了她,推开他们。“我要去换制服,我不想……我不想用美国队长的样子去找他。”他说着,转过身来,一双大大的满含希望的眼睛看着托尼。“请找到他。”

“毫无压力。”史蒂夫走了之后托尼咕哝着,转头走向他的计算机实验室。

“你不会真的觉得巴基巴恩斯死而复生了吧?”娜塔莎跟在他后面,问道。

“不。”托尼承认。他坐在桌子旁边,五台显示器不用他碰触就同时亮了起来。“但如果我们不帮队长找到那孩子的话,他永远不会接受这一点。”

“你是个好人,托尼斯塔克。”娜塔莎温柔地说。

“给我保密。”他粗暴地说,“为了我的名声着想。”

对托尼来说入侵交通摄像头没什么难度,它们用的都是他的软件,他留着后门,只要想看就能看得一清二楚。不过他没这么做过,从来没用它们看过佩珀为什么上班迟到。这样太不道德了。

“如果我是一个死了的二战老兵,想要在这个网络时代不被抓住,我应该跑去哪呢?”托尼问他自己。

“你真的觉得他会避开城镇吗?”娜塔莎问。

他耸了耸肩。“大多数梗的主人公都会在十五分钟之内被榨干。”他说。“但他们一整天都在努力跟踪这个家伙。或许他也是一名游客,已经回到了爱荷华州的某个地方,或许他只是不想被发现。这是一个假设。”

他从新闻中取出那张照片,开始运行他的面部识别程序,将它放在整个城市的交通网络上,首先集中于城外的那些道路。他皱着眉头,注意到了一些不对劲的东西。“哦,不,别这样。”他喃喃地说,旋转椅子,拉过另一个键盘。

“托尼?”娜塔莎问。

“我不是系统中唯一的客人。”他紧张地说。“有其他人侵入了系统,他们正在进行同样的搜索。”

“什么?”史蒂夫问,他走进了实验室。“有其他人在找他吗?”

“不,其他人已经找到他了。”托尼说,紧跟着对手黑客的踪迹,用它找到了最新的一个摄像头数据源。他的五块显示屏上都切换到相同的内容:一个年轻人骑着摩托车,独自一人行驶在路上,背着背包,没戴头盔。

史蒂夫走到一块显示屏旁,满怀希望又担心地盯着上面的人。巴基回头看向他的身后,然后就消失在了摄像头的视野范围边缘。他立刻就认出了他。“你能拉近点吗?”他问。

“有点忙,我需要不停切换摄像头才能跟上他。”托尼哼了一声。

“去另一个方向。”娜塔莎平静地说,她看着屏幕,眯起了眼睛。

“我不认为你明白这个概念,我们应该跟踪他。”托尼生气地对她说。

“照做就是了。”她说,声音冷冷地。

托尼看了她一眼,但没有再质问她。他回溯回去,跟着摄像头倒放男人经过的路线。“不管我们在找什么——”他停下了,一辆黑色面包车通过了下一个摄像头,跟着他们找的那个人,也许只有一英里远。

“他正被跟踪着。”娜塔莎说。

“什么?你认真的吗?就凭这个?你确定那不只是一辆普通的黑色货车?也许装满了石头——”他敲着键盘,想要获得足够近距离的图像来辨认出车牌号,但那里一片空白。“——没有车牌?好吧,有点可疑。”

“有什么不对。”娜塔莎说。“这感觉就像设置好的,歪打正着。”

“我们得去那里。”史蒂夫说,他的声音在平静中蕴藏着怒气,其他人从来没有听过他这样说话。“马上去。”

“我们没法赶在他们前面追上他。”她说,“就算乘昆式机去也来不及。”

“我来得及。”托尼对他们说,已经站了起来。

“托尼。”史蒂夫说,声音里充满了感染力。“请快一点。我们会跟上你的。”

托尼走出阳台,路过吧台时抓起他最新那套装甲的手环。他套上手环召唤出装甲,一边向门口走去一边让装甲伸展开来覆盖了他的全身,等他走出门的时候,他已经做好所有起飞的准备了。

“贾维斯,导航到最近一个摄像头的坐标。”托尼说。

“已经擅自这样做了,先生。”贾维斯回答道。

“当然,你弄好了。”托尼说。“那我假定你也已经为我准备好连续摄像头了?”

“当然,先生。”贾维斯回答道。一个小小的方形镜头出现在托尼的视野边缘,那孩子——操,他还是叫他巴基吧——还赶在货车前面,但已经很勉强了。尽管他说了大话,但托尼并不确定他能及时赶到那里。

“先生,他们即将进入一段没有摄像头的道路。”贾维斯提醒道。“我们将会在五秒钟之后失去影像跟踪。”

影像消失了,托尼进一步加速。“你能用我们的摄像头看到他吗?”他问道。另一个显示屏出现了,上面显示的是一条远处的道路,他只能勉强地看清那辆面包车变成一个小黑方块,根本看不到巴基。“放大显示倍数。”

“已经放到最大了。”贾维斯说道。

托尼低声咒骂,但他的速度太快了,过了几秒钟他才能看到一个清晰的影像。巴基正在车道间穿梭,始终关注着身后。他知道他被跟踪了。“我们还有多久才能达到武器射程之内?”他问。

“一分钟。”贾维斯说。

“不,这不够。”托尼说,随着显示倍数的放大,他已经能清楚地看到货车里面的人了。司机靠在窗口,拿着枪。“贾维斯,菜单。”

“这种模式下没有远程投射武器。”贾维斯提醒他。“你制造最新装甲的时候更多考虑的是用于防御。”

对,他忘了,他基本上,也许是,想要退休了。他开始试着制造防御性的维护和平的装甲,而不是之前那样的战争机器。这是个好主意,但却让他在司机开火的时候只能眼睁睁瞧着无能为力。

巴基在枪击下失去了对摩托车的控制,开始沿着道路滑行。“操。”托尼骂了一声,再次加速到最大,希望能看到那个可怜的孩子停下来。

那样的事情并没有发生。

前一秒钟他从摩托车上翻下来,下一秒他就朝相反的方向滚了一圈,伸出一只手停止了滑行。他站了起来,没有像正常人一样跑开,而是站在那里,挡在货车的道路上。

“托尼,发生了什么事?”史蒂夫急切地问。“你找到他了吗?”

托尼张开嘴,但他找不到语言来解释眼前的情况。而且巴基正在移动,他正冲向那辆车,然后跳了起来,在车子撞上他之前降落在车顶上。托尼难以置信地看着巴基一个转身靠近挡风玻璃,然后一拳打穿了玻璃,伸手进去抓住方向盘,朝右边拽去。

“不,不,不好。”托尼咒骂着。

右边没有路。

这条路边有一道脆弱的小护栏,隔开五十英尺高的斜坡,在这样的速度下,货车就像穿过一张纸片一样穿过了它。

“托尼?”史蒂夫焦急地在他耳边叫着。

“我们已经进入射程内了。”贾维斯通知他。

“有点迟了。”托尼哼了一声,他知道在落地之前他没法接住巴基了,不过感谢上帝,巴基有他自己的计划。

他灵敏地从半空中的货车顶上站起身,在它开始打转之前跑动起来,直直地跳向他们冲出来的路面。他勉强成功了,控制着节奏翻滚了一圈之后降落在马路中间。

“我勒个去啊。”托尼惊叫起来。

巴基听到他的声音,僵住了。然后回过头来直直地盯着他。托尼意识到他或许应该等等再做自我介绍比较好,他迅速地伸出手。“嘿,我是为了和平而来——”他开口说道。

他话还没说完,巴基就把什么东西朝他扔了过来,他的动作太快,托尼甚至跟不上它。他显示器上的灯闪烁起来,电火花四溅,他装甲上的动力接口开始锁定,他低头往下看去,看到一把小刀插在他弧形反应堆的正中心。

然后他的冲击波推进器就熄火了。

能源灯闪了两下就完全消失了,他几乎失去了对装甲的控制,但他用尽全力直接冲向巴基。巴基正向他留在道路上的那辆摩托车跑去,当他倒下去的时候他伸出手,在撞击地面的同时抓住了巴基的背包。

巴基立即身体一扭,从背包带子中挣脱出来,然后转身在背包完全落入托尼手中之前抓住了带子的另一端。

在他们进行奇怪的背包拔河时,托尼终于第一次好好地看清楚了他。

他看上去确实就像巴基巴恩斯死而复生了一样,但与他残酷的效率相反,他的眼睛睁得大大的,满是恐慌。他穿着一件大门乐队的老式音乐会T恤,叠在蓝色连帽衫和灰色双排扣大衣里面。唯一看上去格格不入的地方是他厚厚的黑色手套,但他看上去仍然像一个迷路的研究生,而不是一个刚刚单手干掉了一整车武装暴徒和钢铁侠的家伙——只花了两分钟。

“放手。”巴基说,仍然抓着他的背包,声音清晰而安静。

托尼皱起眉头,他注意到血从他连帽衫的边缘渗出来,流到他的肩上。“你中枪了?”他不客气地问道,他的行为实在是让人很难相信他一直带着枪伤。

巴恩斯没有回答他,他突然用力猛拉他手上握着的背包带子。托尼几乎拿不住他手上的那一段了。但随着一声撕裂声,巴恩斯朝后摔倒在地,断掉的带子还握在他手中。他最后瞥了一眼托尼手中的背包,发出了一声沮丧的声音,然后优雅地站起来,朝着他倒地的摩托车跑去。

他的装甲电源瘫痪了,要自己移动这样沉重的重量意味着他不可能追上他。他推开自己的面罩,激活了辅助通讯,与此同时巴恩斯抬起了他的摩托车,跳上去。

“他跑了。”他在通讯中怒气冲冲地说。“你们什么时候到?”

“还有两分钟。”娜塔莎冷冷地说,同时史蒂夫大声吼道:“你去哪了?”

“贾维斯下线了。”托尼解释道。“需要激活备份通讯。”

“你得跟着他,托尼。”史蒂夫说。“别跟丢了。”

“那孩子对我艺术一样的装甲扔了他妈的一把小刀,队长。”托尼说。“恐怕我现在有点跟不上了。”

一阵沉重的沉默。“面包车怎么样了?”史蒂夫问。

“你的小伙伴搞定了它,干得很漂亮。”他说,然后吐出一口气。“我开始认为你是对的了,我们错了。我之前想我们也许会发现他是巴恩斯的远远远房亲戚或者之类的,然后我们都会大笑起来,也许开一打啤酒。但是……史蒂夫,他可以做到我只看见你做过的事情。”

“你还能跟踪他吗?”史蒂夫绝望地问。

“抱歉,队长。”托尼说。“装甲受损太严重了。”

“等等,你说的是真的吗?小刀?”娜塔莎突然问。

“对。”托尼说。“我倒希望这只是他运气太好正好命中。但我很确定,他花了三秒钟时间来确定我装甲的弱点,然后命中目标,我只看到过鹰眼能做到这样。”

“我告诉过你多少次,你不该把你的动力源暴露在外面——”娜塔莎开始说教。

“是是,好吧,这是一个设计缺陷!”托尼哼了一声。“天啊,我从来没有遇到过这么尴尬的情况。反应堆放在外面很酷啊。也许我以后可以放一个诱饵灯。”

昆式机出现在他头顶上方,托尼抬起头,他疲惫地把自己撑起来,失去动力之后这套装甲显得笨重又缓慢,他很确定反应堆已经完蛋了。

娜塔莎在他面前停下来,双臂交叉在胸前,检查着他装甲上的战损,以及戳在上面的小刀。“这比一般的小刀要大一点。”她皱着眉头说,伸出手去,但托尼把她的手打开了。

“一张戏剧准入证。”托尼说。“就把它留在那。它是导体,虽然不是很多,但还能让这玩意的最后一条腿保持运转。把它取下来的话我们他妈的就要靠人力移动这套装甲了。”

史蒂夫走过去,只草草地扫了托尼一眼,确认他还好好站着。他沿着道路望去,侧影看上去充满男子气概而又悲剧,他没有穿着美国队长的制服,那身卡其色配上蓝纽扣的衬衫看上去奇怪地格格不入。托尼叹了口气。“他看上去很好。”他说了句有帮助的话。“我是说,除了枪伤以外。”

史蒂夫猛地回头看着他。“他中枪了?”他惊慌失措地问道,然后再次眺望向道路。

“只有一点小伤,看上去没问题。”托尼保证道。“相信我的话,他能照顾好自己的。我可以对付一整队民兵都没问题,一道划痕都没有。但他甚至在我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之前就弄瘫了我的装甲。如果他真想让我死的话,我们可能就不能站在这里说话了。”

史蒂夫焦虑地抿紧嘴唇。“我得去找他。”

“看,我们这儿还有一辆装满武装暴徒的货车坠落在悬崖下,我们不能扔下他们不管去追你的朋友。”托尼说。“不是说我们要再一次盲目的追上去,我们需要面对这样一个事实:我们不知道这个家伙有多大的能力。而且很抱歉的是,我们至今还不知道他是谁。他很危险并不意味着他就是巴恩斯。他可能……”托尼的声音变小了,眼睛眯起,看着他设法从那孩子身上抢过来的背包。在面料的一侧上,用黑色永久马克笔画着一张草图。他重重地吞了一下口水。“那是我的背包。”

“什么?”史蒂夫问道。这太过出乎意料,让他的愤怒变成了困惑。

托尼向前走,从路面上抓起背包,检查上面的手绘蓝图。“我每次想到一个项目的点子,就会把它们画在手边的什么地方。这是呆米的原始草图,我上大学第一年的时候画的。”

“托尼。”史蒂夫皱起了眉头。“我觉得这个包是你从巴基身上拿来的。我记得在摄像机镜头里他就背着它。”

“是啊,但这是我的包。”他坚持道,打开了背包。“看,这里。”

娜塔莎靠近过来,抓住他推向他们的包,往里面的标签上看了一眼。有人在里面用红笔写上了:托尼斯塔克的所有物。“好吧。”她说,声音带着一丝难以置信。“你提出的证据令人信服。”

史蒂夫越过她的肩膀看去,看了看标签,然后看向包里的内容物。有大约五百美元的现金,一些水果罐头,一本新的棕色皮革封面笔记本,和一本很旧了的红色皮革封面笔记本,那上面有一颗黑色的星星。巴基的东西显然就这些了。

评论(31)

热度(3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