污冬面

冬兵中心,BL/BG杂食,all冬

AO3ID:flymetothemoon16,过于下限的文会放在那边

【授翻/盾冬】计算错误(1.3)

(1.1) (1.2)

 

* * * * *

“故障保护启动。”一个声音说。“复苏进行中:87%。”

“故障保护启动。复苏进行中:98%。”

“故障保护完成。复苏完成:100%。”

巴基喘息着醒来,他伸出手,抓住仓体的两侧,大口喘气,迷惑地望着天花板眨了眨眼。冷冻仓的盖子敞开着,但没有警卫上前将他拖出来,拉到椅子上,这里只有他一个人。

这里没有椅子。

他在霍华德的实验室里,他还记得。他小心翼翼地坐起来,但霍华德也不在这里。灯光半明半暗,每隔几十秒就闪烁一下,他很冷。他撑起身体,爬了出来,又因为支撑不住体重而倒下,笨拙地四肢着地。

在他手边的地板上有一封信,他皱起眉头,将它拉向自己。他的眼睛仍然难以聚焦,但如果他集中精力,他还是能看清楚上面的字的:

巴恩斯中士——

你看到这封信的时候,我可能已经死了。而且,有可能能源也告罄了。我希望是如此。不管怎样,我设置了一个故障保护,当能源储备过低的时候可以自动唤醒你,但这不应该发生,这台发电机是我自己制造的,它应该至少能运行两年。

一种可悲的情况是,在我把自己搞死之前我没能告诉任何信得过的人关于你的事情。如果是这样,你继续留在这里可能不安全。我留下了一个背包,里面装着衣服和我手头的所有现金。至少足够让你找到一个安全的地方。

自己当心。如果我总算还是进入了天堂的话,史蒂夫可能会因为我没能帮上你更多忙而踢我的屁股。不要再给他揍我的理由了。

去找佩姬,她会帮你的。

霍华德

巴恩斯不敢相信他的运气,这是一个电力故障,这意味着没有人会来帮助他恢复。他闭上眼睛,稳住呼吸,希望至少霍华德的妻子和儿子都没事。他应该坚持让霍华德快点跑的,他一开始就不该在那间该死的旅馆里等他回来。这次他也许没有用自己的手,但他仍然完成了任务,他导致了霍华德斯塔克的死亡。

他的呼吸颤栗了一下,他想了一会为什么他会在乎。霍华德也许是个好人,比他记得的任何人都好,但他不认识他,不是真的认识他。这不足以带来这样的苦恼。

但还有其他人,有一个人会对他的失败很失望。他能在脑海里听到他幽灵一样的声音,告诉他他不可以就这样放弃。他不得不站起来,努力抗争。

他只是不知道他能否做到。他从来没有试过自己给自己加热,他不太确定该怎么做。但那个声音没有停下来。在一番对实验室的快速调查之后,他看到了一个看上去像浴室的东西。他摇摇晃晃地站起来,靠在墙上朝门口走去。小小的浴室里有厕所和喷头,他努力向前走去,靠在淋浴头下的瓷砖上,然后将水开到最大。

一开始水是凉的,但他几乎感觉不到,他已经很冷了。渐渐地,水变热了,几乎灼烫。他让水冲洗着身体,直到他终于再次感觉到自己的手指和脚趾。当他能站稳之后,他脱下自己的背心扔到地上,然后是裤子和内裤。这些衣服是为了承受低温而设计的,可能会有用,但他并不想再穿着它们做任何事了。他把衣服留在那里。

他关掉水,走到浴室的洗脸池旁,那里的墙上有一面小镜子,一个陌生人从里面盯着他。他伸手触摸着他的脸,皱起眉头,镜子里面的人也做了同样的动作。

他看上去很糟,像冬日战士,像资产,像一把武器。巴恩斯跪在湿衣服旁边,从裤腿上抽出一把刀,然后站起身来。他拉起一段头发,断然地割断了它,他一直将头发削到紧贴着头皮,几缕长一点的发丝留在他的眼睛上方。

他再次看向镜子,这次里面的男人看上去似乎很熟悉。

“我想也许是巴恩斯中士。”他对镜子里的人说。

他回到主实验室,找到霍华德在信里提到的背包,里面有一条牛仔裤,袜子、靴子和一件T恤。紧身牛仔裤很合适,但T恤有点大了,松垮垮的。里面还有一件冬天的外套和一双手套,能让他的手臂不那么引人注目。他耸了耸肩,拿起一些霍华德似乎特别关注过的食物,跟钱一起装进包里。

他没有再在实验室里浪费时间。他迅速爬回地面上,不出所料,霍华德的车已经开走了。他沿着主干道步行了一段,如果他的记忆正确的话,僻静的小屋和秘密实验室并不在城镇附近,从那家汽车旅馆所在的小镇到这里他们花了一个小时。

他步行回去只需要一个半小时。

这个小镇看上去不像他记忆中的样子,他不知道为何几年时间就发生了这么大的变化,但这里现在已经熙熙攘攘,建设成型,几条街外的高大建筑看上去像是城市里才会有的,在所有的街道上都投下阴影。人行道上有这么多人,他需要小心翼翼,以免被别人碰到。

人多对他有好处,至少没有人会注意到一个低着头走在街上的人。

当他走到一个加油站旁边时他放慢了步伐,在一个堆满报纸的投币机旁边停下来,他低下头去,在看到报纸上的日期时皱起了眉头。

2014年1月12日。

2014年。

不是两年。

已经过去二十三年了。

“操。”巴基低声说。他的眼睛睁大了,注视着那个难以置信的日期。一些记忆闪回来,一辆会飞的车撞到地上,那一幕现在有了更多的意义。“这样啊。”

他现在想起了斯塔克总是喜欢把事情搞得有点夸张。他实验中的动力源效果显然超出了所有人的预期。

而现在,他曾有过的每一个朋友,不管他还记不记得,可能都已经死了。即使佩姬卡特还活着,她也已经快一百岁了。

现在就算找到她也没有用了——他只能靠自己了。

评论(16)

热度(2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