污冬面

冬兵中心,BL/BG杂食,all冬

AO3ID:flymetothemoon16,过于下限的文会放在那边

【授翻/盾冬】计算错误(1.1)

之前推过的那篇,作者太太更新很勤快!进展也很棒,忍不住开了新坑……

 

计算错误 / A Slight Miscalculation

 

原作:miss_aphelion

 

Summary:

一开始这只是INS上的一个笑话,纽约的一名游客发布了一张照片,备注写着:回顾我的假期照片时我看到了这个,没什么大不了的,只不过是巴基巴恩斯的鬼魂。

到那天结束的时候,这张图片已经迅速蹿红:一个棕色短发的年轻人走在街上,他穿着灰色双排扣大衣,手插在口袋里,在被拍到的那一瞬间他正回头看向镜头。史蒂夫看到照片时就知道这是巴基。他不在乎他的朋友们说什么,他知道这不仅仅是外貌的巧合,也绝不是一个鬼魂。

(或者:冬日战士在1991年没有杀死霍华德和他的妻子,并在霍华德的帮助下逃离了九头蛇。但命运仍然刻意地让巴基和史蒂夫在同一时间与地点,重返人间。)

 

1、序章

 

“谁他妈是巴恩斯中士?”

霍华德斯塔克惊恐而畏惧地盯着巴基巴恩斯,他的眉头在男人的凝视下小小地皱起,怀疑不定,他抬起的金属拳头仍然做好了战斗准备,但没有移动。

“谁他妈是巴恩斯中士?”他又问了一遍。

“你。”霍华德吸着气说。

他并不知道是那些话救了他,巴恩斯放开了他,看上去很吃惊,跌跌撞撞地退开。

“不。”他简单地说,但冷酷从他的眼睛里消失了,只留下困惑。他摇着头。“你是任务,制裁,与提取。”

霍华德能听到玛利亚低声叫着他的名字,让自己不回头去看几乎花光了他全身的力气,但他知道自己最好不要从巴恩斯身上移开目光。“不,你是巴恩斯中士。”他坚持着。“你曾经和我一起工作。我们一起完成过几个任务。”

巴恩斯回头看着他,检查着他,抬起头来。“你要年轻得多。”他说,声音里带着奇怪的留恋,他低下头仔细地检查着自己那只有血有肉的手。“但是我……我不是,我是……你有一辆会飞的汽车。”

“是的。”霍华德说,他的声音放松了,低下来。“史蒂夫总是说你喜欢那个,他问过我能不能在战后给你弄一辆。”

这比他说的其他话都更能激起巴恩斯的反应,他确信巴恩斯关心的并不是什么会飞的车。他的眼睛睁大了,又跌跌撞撞地退了几步,就好像霍华德才是那个会伤害他的人一样。“史蒂夫。”他回应道。

“霍华德?”玛利亚再次呼唤他,她的声音微弱而模糊。

霍华德抿紧了嘴唇。“巴恩斯中士,我的妻子需要帮助。”他说。“我需要救助她。”

“消灭证人。”巴恩斯告诉他。

霍华德小心翼翼地伸出双手。“我们是朋友,你不记得了吗?”他问,“史蒂夫会希望你帮助我们的,你……你还记得史蒂夫吗?”

他不记得史蒂夫了,但他知道有一个史蒂夫他应该要记住。他离开了那个看上去比他模糊记忆中的模样老了太多的男人,回头看向那条路。他知道这条路,他知道在这么晚的时间上很少会有人经过它。不太可能有干扰出现。

他的任务仍然可以完成。

“巴恩斯中士,”霍华德再次说,吸引了他的注意力。“拜托。”

他的目标曾经向他乞求过,那是很不愉快的,但通常只是让他更快、更有效率地杀死他们,以免自己会停下来。但从没有人说过他们认识他,没有人给过他一个名字。

詹姆斯巴恩斯中士,出发前往——

“我的名字是詹姆斯。”他说,但这听上去不对,那不像是他的名字。

“是的。”霍华德满怀希望说,“詹姆斯巴恩斯中士,但你的朋友们都叫你巴基。”

“你说你是我的朋友。”巴恩斯指责他,“你叫我巴恩斯中士。”

“是啊。”霍华德苦笑着说,“那是因为我们在一起工作,那是礼仪。但如果你希望的话我也可以叫你巴基。”

“不。”巴恩斯说。这听上去不对,有个声音告诉他。但他可以听到有另一个声音在叫着这个名字。“不要。”

“好吧,中士。”霍华德说,“但是我需要救助我的妻子,我不能留下她一个人在这里。沿着这条路走大约一英里会有一个小镇,那里有付费电话。你可以打电话求助。你拨打911,告诉他们这里出了车祸。你可以做到吗?”

“是的。”他说。这是一个简单的任务,但麻烦的是,这与他目前的任务相冲突。这会比失败更糟,这是蓄意的破坏。“但这不是我的任务。”

“我的妻子就要死了。”霍华德说。

“那是我的任务。”巴恩斯同意道。

“我们在兜圈子,伙计。”霍华德轻声说,“我不认为你真的想杀了我们。”

“为什么我想杀你?”巴恩斯无辜地问道,低头看着他,眉毛小小地皱起。“这是我的任务。”

“去你的任务。”霍华德尖锐地对他说,“帮助我拯救我的妻子,我会救你。你不用再做任何你不想做的事情了。”

他以前试过逃跑,他不记得是什么时候,怎么做的了,他们拿走了他的记忆。但他知道他做过,他还记得他躲藏他们,记得那些词语隔着墙壁传来,捕捉到他,并把他送回去。逃跑从未奏效。

但他也从来没有得到过帮助。

“好吧。”巴恩斯决定了。

霍华德坐在他的脚跟上,疲惫不堪,怀疑地瞪着他,好像他不太确定这会不会奏效。“你会帮忙吗?”

“是的。”巴恩斯同意了。

“好吧。”霍华德说,“好的,打电话求助,然后我需要你找一间汽车旅馆,住进去,在那里等我。你能做到吗?”

“他们会要钱。”巴恩斯说,“我的任务不需要钱。”

“我有钱,我要去拿我的钱包,慢慢的,可以吗?”霍华德问。当巴恩斯紧张、尖锐地对他点了点头时他才开始行动,拿出了他的钱包,将它扔出来。巴恩斯抓住了钱包,目光始终盯着霍华德。

“中士,拜托了。”霍华德开始喘息,他的目光仍然和那个可能会杀了他的人对视着,“拜托,租一间房间,在那里等我。我得照顾我的妻子,但我会回来找你的。你会这么做吗?”

“是的。”巴恩斯说。

霍华德犹豫了一小会。“我可以信任你吗?”

“不。”巴恩斯简单地回答。

“好吧,当然不。”霍华德叹了口气,但巴恩斯无视了他。他只是转过身,灵巧地跨上他的摩托车,然后消失在黑暗的道路上。

但不管怎样,不到十分钟之后,前来救助的警笛就响了起来。

评论(18)

热度(439)